夜弦

时光-完结(刃逸)

    裴钰不得不把调职的事提上日程,实在是羽皇陛下的眼神太过扎人。 给王爷通报个消息要被瞪,呈上个东西也被瞪,就算他啥都没干,就站在一边,只要陛下来了,看到,就先习惯性地瞪他一眼。
    如果王爷想替他说几句话,那更是雪上加霜,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让陛下拖去喂狗。
    “请王爷成全微臣。”裴钰递上了请调地折子,风刃打开扫了一眼。“本王准了,这多年辛苦你了,后面本王自有安排,你回去等旨意吧。”风刃顿了一顿,“陛下最近很是心焦,不是针对你,你不要放在心上。”
    “谢王爷,微臣明白。”裴钰在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依言退了下去。
    风天逸最近是有些心焦,不过不是裴钰想象地那种下流心思,而是关乎于整个风氏皇族的统治,羽皇地继承人的事情。
    天逸虽然自小就因为没有翼孔的事情暗自介怀,但这么多年来,无论是父母,还是皇叔都对他宠爱良多,养成了他遇事一惯向好的方向设想的性格。谋划、行事虽说比起同龄来说强上几分,但还是难脱稚气。
    单说上辈子雪凛作乱一事,要不是风刃的筹谋安排,当是必败无疑。后来虽说经历情劫成熟了几分,但多年寻找、远离朝堂,其实现在的天逸,论起手段和谋划还是星晨阁过家家地级别。
    这段时间这所以朝野平稳,无非是一些老狐狸没有见到风刃表态,各自观望而已。但是一旦他和风刃情定的消息走露出去,定会有人作乱,按皇叔地话说“这朝中,不知道还会出几个雪凛。”
    本来根据羽皇地计划,这些事自然会有时钟花神给出的神迹解决。但现在的问题是,他与皇叔心意相通已经时日不短了。按照“倾尽一吻”这个条件来说,已经达到了数十遍,为何到现在也没有动静。
    “永亲王到~”宫人的传禀打断了天逸的思考,羽皇陛下扔下手中的奏章,迎下玉阶来,“皇叔,今天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他扫了一眼风刃身后,很好,没有裴钰“可是想侄儿了?”换了风刃一个眼刀。
    “裴钰请调,不再做本王的亲侍了。”风刃说出了自己来此的目的,“本王想请陛下酌情安排他一个职位。”
    “皇叔放心,裴侍卫劳苦功高,又懂得急流勇退的道理,本皇一定会好好帮他安排一个实职。”天逸听地风刃所言,不禁喜形于色,调笑道。
    “陛下这几天愈发地口不择言了,莫要太过得意忘形,免得本王忍不住亲自教陛下怎样为君为人。”风刃摆了一幅严肃地面孔,教训道,眼里却是止不住地笑意。
     天逸自然也顺着道,“本皇还不需要皇叔来教本皇如何为皇,至于为人吗?”天逸手指摸着自己的下巴, “本皇倒是很想见识见识皇叔该怎么造人,哦,是怎么为人。”
    风刃伸手敲了羽皇地头,“整日里想什么呢?”
    “皇叔!”天逸捂着头飞快地回答。
    风刃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天逸是在回答他的问题而不是叫他。不由扶了扶额角,笑道“陛下怎地现在还是这种性子,真纵容下去,保不准就被那群老狐狸撵下皇位,到时候本王该如何是好呀~”
    “皇叔要是有心,侄儿也可以当个侧妃......”话音一落,两个人都愣住了。
    风刃心中五味陈杂,想到茵梦,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若说他对茵梦已然忘情,那是骗人骗已,但是听天逸所言,却是在表明他不敢与茵梦相争,以天逸如此高傲地性子,说出这种话.....
    羽皇陛下却是不知道风刃心中又想多了,他仔细回忆了一下刚刚心中的悸动,兴奋地扶住风刃的双肩,“皇叔,快来和本皇就寝!” 他好像一点也没注意自己说了什么,继续道“时钟花神的任务好像达成了!我有感觉了,快快,我们去就寝。”
    风刃看着一脸激动地拉着自己往寝宫方向走的天逸, 不得体地翻了个白眼,确定羽皇陛下一定是故意地。
     茫茫无尽地群山俊岭之中,一只巨大的神鸟飞来,他在一株巨木前徘徊许久后将爪子里的一颗巨蛋挂在了树上,又展翅飞向远方。
    风天逸浮在空中,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幕。‘这是,神话里羽族的诞生,为什么会给我看这个?’和前几次一样,在梦中他开不了口,只能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画面变幻。
    巨蛋被从内部击碎,一个有着黄金翅膀地羽族少年出现在天逸眼前,‘果然'
     新生的羽族十分强壮,虽然是独身一人,却可以在种种危险中悠然地生活着,时间飞速前进, 眨眼间少年长成了青年,在一个春天的早上,青年飞了起来,在他自己搭建地许多个窝边,发出了悦耳悠长的鸣叫。
    接下来的画面,让真处男羽皇陛下目瞪口呆,一只只不同花色地大鸟从不知何处而来,和青年在天空中比翼飞翔,然后......不可描述。
    画面又转,雌性大鸟们发现了自己刚出壳的孩子不需要自己就可以觅食,她们依依不舍又坚定地离开了~~而到了春天,又有不同的雌鸟被那优美的歌声与美丽的翅膀迷惑。
    ‘原来我们羽族是这么样的种族吗?’羽皇陛下喃喃着,‘好像爱上自己地皇叔,根本不是个事呢!’
    时间仍在流逝,羽族的人在渐渐增多,除了最初的黄金翅膀地羽人,又有别的羽人加入了春天的鸣叫。
    终于,在这次出生的羽人中出现了女性羽人,然后,渐渐地,羽人们不在在春天鸣叫了,他们之间交流地声音不再学习鸟儿,而长大的女性羽人生一了第一个人类外表地孩子。时钟花神的声音响起‘羽族的传说中,最伟大的羽皇均是从蛋中孵的,包括你风氏的祖先。风刃与你真心相许,本神自然也希望你们可以平安喜乐,携手终老。风氏的血脉传承当是风刃最为在意的一点,你和他说,让他无需忧心。 过几年,会有这么一个孩子的到来,希望你和风刃可以好好对他。’
    ‘还有,谢谢你,天逸。’ 羽皇陛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撇了撇嘴,‘这不是啥也没说吗’他看着身边好像真睡着了的皇叔,静静地笑了。

  化外山间岁月皆看老  落雪无声天地掩尘嚣
  他看尽晨曦日暮             饮罢腰间酒一壶
  依稀当年孤旅踏苍霞尽处
  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琢他风骨
  浮世南柯一梦冷暖都藏住  
  哪杯酒烫过肺腑          曾换他睥睨一顾
  剑破乾坤轮转山河倾覆
  他三清尘外剔去心中毒 尝世间百味甘醇与涩苦
  曾有谁偏执不悟          谈笑斗酒至酣处
  而今不过拍去肩上红尘土
  风霜冷冽他眉目          时光雕琢他风骨
  浮世南柯一梦冷暖都藏住
  哪杯酒烫过肺腑          曾换他睥睨一顾
  剑破乾坤轮转山河倾覆
  到最后沧海一粟          何必江湖多殊途
  当年论剑峰顶谁几笔成书
  纵他朝众生再晤  奈何明月终辜负
  坐听晨钟难算太虚有无
  天道勘破敢问一句悟不悟
  ———— 沧海映雪歌
  时光正文完结
  ................
    别急着打作者!因为时光这篇文就是因为文末的这首歌(B站刃逸MV )而起,主线也是时钟花神的三个任务,所以这篇文的正文我认为到这里结束就是比较完整前后照应的了。你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不要打人!
    关于番外,现在肯定会有的,风刃与时钟花神梦中向见;下一任羽皇,一个蛋生娃的出身;风刃与天逸地大婚。有人看才会有的,向从灵与雪飞霜的婚后生活;裴钰的相亲史;其它。
    下一步的安排,一个皇叔从起点来的脑洞;嫌弃夫妇老岳重生文;糖酥不连贯情节肉文。总之都是的的的。
    好的,最后要说谢谢大家看蠢作者叨叨到现在,蠢作者明天要去考科目二,发文攒人品,本来想说过了开车,但是感觉好像在立flag,还是算了吧,尽人事听天命吧!!不过还是迷信请祝福!!!
    求各位小天使留言!

评论(18)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