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NO Friday

   警告: 私设 ooc 
    TSN平行世界,但之后会出现部分事件和我们的世界一致
    声明:OOC属于我 他们属于彼此
    一开始是wardo,接着是Chirs,然后是Dustin,曾经在Mark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离开了Facebook,留下一群瑟瑟发抖的猴子们应对他们的暴君。谢天谢地,他们还有Sheryl。但是这段时间,谁也救不了会犯错的猴子们了,Sheryl的丈夫去世了,这位伟大的女性几近崩溃,甚至葬礼也是需要别人帮忙操办。
    当然,就Facebook来说,COO的短暂缺席还不至于动摇根基,但是对于在MPK20闲逛的猴子来说,是噩梦!救命,为什么暴君BOSS会随机刷新在新大楼的某个地方,并抓住某个倒霉蛋狂喷。呃,比如眼前的这两个。
     十分钟后,Mark Zuckerberg返回他的王座,留下两个刚刚灵魂破碎的猴子抱在一起痛哭。他们刚刚被Mark讽刺挖苦了将近十分钟,而这一切,只不过他们在讨论新上映的电影结局,而他们尊敬的CEO还没有来得及抽空观看,以及,Mark最恨剧透。
     Mark板着脸,他已经不爽到了极点,“X#@#%#@%@” 他以极快的语速低声咒骂着,一切都槽糕透了, Sheryl失去了丈夫,陷入悲痛,无法工作,甚至无法正常生活,“Damn! ” 他可从来不知道她可以哭得那么频繁,那么悲痛。 要知道,那可是Sheryl。而刚刚,他听到了什么?钢铁侠失去了Jarvis,“SHIT!” 那些编剧的脑子里都是些什么玩意,狗屎吗!
     电脑一直开着,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下去,他的理智告诉他,他应该看一下最近积累下的报表,审批几个优先级靠前的进度报告,在COO不能工作的时候承担更多的工作,履行他的职责——就是他一直做的那些 。但是,他首先得把Sheryl哭泣的画面从自己脑子里赶走,也许,看部电影会是个好主意,一部大制作,场面火爆的科幻大片。
    事实证明,它不是!Mark没有看完《Avengers: Age of Ultron》,他在新的复仇者们大战奥创的时候愤然离场了,今天一定是中了什么邪了,该死的猴子,该死的编剧!
    Mark在他的头脑里不停的咒骂着,该死的好莱坞套路,手下不停,他找到某一个编剧的名字,然后就像你想的那样,浏览了一下他的电脑,出乎意料的,没有他想要的东西。
     "HI,Mark.鉴于Sheryl目前的情况,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找我是你因为又搞了什么不能被报道的大新闻?"
    “并没有,Chris,我想问问你,如果我想拿到一部正在拍摄的电影的剧本,我该走什么路子?”
    “呃...,Mark,我不得不承认,Sheryl的伟大!你竟然想要走门路而不是用最方便的手段得到你想要的?”
    Mark沉默了一下,于是对方反应了过来。
    “OK,OK,报个名字给我,CEO大人,我保证你会飞速地收到你想要的.”Chris笑着说道,很显然,他乐于看到Mark吃瘪。
    “Captain America: Civil War。”
    “纸质版的。”Chris强调,然后果断挂掉了电话。
     “Fuck!”
    第三天晚上,Mark收到了Chris发来的“特快专递 ”——由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翁专车递送,当然,一起来的还有Dustin没完没了的嘟囔,“要我说,这可太不酷了Mark,你不是最讨厌剧透的吗?” !¥#¥#%¥%¥#
    “安静!为什么哪儿都有你,还有Chris为什么会告诉你,天知道你们是不是每天还交换日记?”
    “We have Facebook.”Dustin耸耸,“多亏了Facebook,我们永远不会失联。哦,如果我们想的话,你懂得。”
    “闭嘴!”
    “Friday...”Mark攥紧了手里的剧本,“什么?什么?!” 不甘心被忽略的Dustin不死心的凑了过来。
    “I see” FB的暴君扔掉了剧本,“NO Friday,”把自己甩进他的转椅里,几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画面在他脑中不断闪回,冲击着他无懈可击的逻辑判断回路,他喃喃自语着,“Jarvis, Jarvis is always the most special one .” Mark 闭上了眼睛,掩下所有要夺眶而出的东西“to me.”
    “I need you.”
    “I'm here for you。”
    “MARK!” Dustin丢掉了手里的剧本“你在流泪!”

~---c---c
碎碎念

    我最初的脑洞来自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个微博。
    原博家的孩子喜欢同班一个同学,那种大人们会心一笑,小孩子不知不觉的喜欢。但是同学要搬家了,两家的大人都以为他们会伤心,但是让人意外的是,两个小朋友都十分平静甚至有点高兴的为搬家做准备。同学搬走后的几个月后的一天,原博家的孩子从他的课桌里发现了一根同学的头发,他兴冲冲的和爸爸提起“看,我找到了什么,一根XX的头发。” 直到此刻,孩子好像才明白了分离意味着什么,大哭了起来。
    就是这种小孩子的直线思考,我认为一定程度上与TSN中的Mark是重合的,看他的人生经历,他无疑是自大的,他的心理学背景也让他可以明白,我可能会失去朋友,但是他没有体会过失去,到底是什么滋味,直到他真的失去,他也会下意识的告诉自己,我可以的,我知道这个,我能抗过去。
    直到有一个点,一个瞬间,戳破这个暗示,让他明白这份伤痛将无可挽回、陪伴终生。我选择这个点是当他知道钢铁侠失去了Jarvis,而且现实时间线中,Sheryl失去了丈夫,这些接连出现的消息,终于让他的保护层破裂,能够直面自己的感受,而不是逻辑。
    笔力有限,几次修改都写不到自己想要效果,就,先丢上来了。

推荐剪辑

天空城的歌已经有大大剪了,b站16965669

记梗

我踏破旧时光 来温习你的谎
逃出羽化的高墙 却困在你手掌
照冰冷的月亮 人世纷乱扰攘
原来你和我竟一样 热衷伤与被伤
看来这孤城 配失败的王
别在多年以后互道 无恙
愿将一生荣光 换这一刻的虚妄
所有雨雪风霜狂想 都遗忘
最后的战役 燃起烽火万丈
谁终赢得一切 却只为你投降
宽广不过你肩膀
柔弱不过我翅膀
若能携手漫步
谁还要 飞翔
故事若重写 这次我先退场
最遥远的距离 只在你的眼光
还有一点点奢望
还有一点点梦想
空城坠落湮灭
却又筑 心墙

等我考完要学剪辑!!!!我要剪锤基

失踪人口给千指大人打call,请2位粉丝看《闪光少女》(每位可带一名小伙伴),有时间的请直接留言影院场次,我网上买票,黑箱抽取,名字眼熟优先,今天晚上12点截止,另,我会填文的,我真是学车受了刺激,科目三又没过

呜呜呜呜

还是没过,科目二还是没过,已经在怀疑人生了,不知道啥时候回来更文,我先去洞里哭会

最长的旅途(嫌弃夫妇 老岳重生)第一剪

    “月牙,无心,出尘子,顾玄武......” 绮罗坐在一个高高的树杈上,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文县的夜空里没有几颗星星,不过望着这样的夜晚,岳绮罗还是觉得美丽,至少,比被封印时的无边黑暗美多了。
    “先去找谁呢?” 绮罗慢慢地回忆着,如果她真的是因为某种原因回到了第一次被无心打开封印的时候,那么,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漆黑的夜里,高高的树杈上伏着一个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身影,绮罗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要不,先去弄身衣服去吧。”
    几日之后
    县里最高档的酒楼被顾玄武包下,他把文县时有几分脸面的人邀请了一个遍,名义上是为他的旧友,如今的参谋张显宗嫁八姨太,实际上他自己也说的明白,无非是找个由头, 表白表白功绩,再看看,今日的文县,有没有人敢不给他顾司令脸面罢了。
    “苏先生!”张显宗向着这位据说和天津的大帅有交情的先生敬了个礼,这位苏先生没有理他,仍和顾玄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有点勉强的笑了笑,扭过头去。
     张显宗这个人,其实心眼小又记仇,不单单是这个苏先生,连带着顾玄武也被他又记了一笔,只等着时机成熟了,定将取而代之,张显宗眼神游移着,扫过一边来看热闹的闲人,忽然瞥见街角站着一个小乞丐,穿的破破烂烂,脸上也有点脏乎乎,但一双招子又大又亮,应该是个丫头。
     张显宗本来就是最稀罕那没长熟的小丫头,不由得转脸多看了一眼,却见那个小丫头冲他裂嘴笑了笑,转身没入墙角不见了。
    张显宗被她笑得心头一颤,恨不得立马拨腿追上去,又想起昨天撇了一眼的所谓美人——顾玄武不知从哪里淘换来的八姨太,心里又给顾玄武重重记了一笔。眼愁着把这提拔他的恩人记成了仇敌。
    也不知这纳妾的喜酒招了什么邪祟,苏先生饭没吃上一口,却犯了恶心。顾玄武受了苏先生的托咐,去找无心救人。
    无心用了自己的血液辟邪,治好了苏先生,也引出了身怀异术的老王。无心与老王两人不打不相识,成为了好友。恰遇到月牙的父亲和后母登门,老王使出异术,唬走了两人。 月牙对无心有了好感,两人正打算好好合计以后的日子,顾玄武却又帮无心找到了买卖。
    原来顾玄武的一个朋友欲购买一座温泉山庄,因山庄闹鬼致其延缓购买计划,顾玄武邀请法力高强的无心前往山庄捉鬼。无心听说山庄风光秀丽,便携月牙出了文县。
    顾玄武这边,却闹心地发现,他花了大价钱弄到的一批枪支弹药不翼而飞。
    弹药自然不可能是长了翅膀,顾司令查了几日,终于揪出了自己的一个手下,老徐。
    “司令,是我干的,我不是人。” 老徐眼见瞒不过去,便哭跪着求饶,顾玄武正在火头上,哪里能饶他,要知道,这打地牌争天下,拼的无非是人,枪,钱。这批军火,如老徐所说,自己拉个队伍也够了,他竟有这么大的胆子私自卖了!顾玄武拉开保险,便要一枪毙了这个吃里扒外的玩意。
    没来得及,他又去抱张显宗的大腿,被张显宗一脚踹到地上。但张显宗的话顾玄武可听了进去。
    没错,这个叛徒不值钱,但他的军火可都是真金白银换来的,只要老徐能把去处找寻清楚,人不想还,他还不会去抢?
    顾玄武挥了挥手,示意把人带走,他给了张显宗一个眼神,张显宗点了点头。
    他这个参谋,一向办事最得他心意,就是人老是阴阴沉沉的有点不美,把人交给他,十之八九能够问出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张显宗和卫兵押着老徐出来,老徐喊着上厕所,两人趁机甩脱了士兵,张显宗领走到了个死巷子,杀了老徐。
    他拿了刀子,自己下手划了自己一刀,正打算呼喊卫兵,却听到旁边的墙上有动静,张显宗抬眼望去,却是那个曾见过一次小乞丐正站在一个废弃的高墙上,定定看着这边。张显宗正待说点什么,卫兵听到枪声已经赶了过来,张显宗只得作罢,回去和顾玄武交待老徐的死因。
     等他从顾玄武处包扎了伤口出来,他心里还是惦念着那个小乞丐,一来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自己杀人,二来,张里面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绮念。他犹豫了犹豫,还是抬脚往出事的巷子里走去。
     张显宗在巷子里里外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人影,心里说不清是失落还是担心。按道理来说,这么个小乞丐, 性命比纸还簿,就算是她看到了什么,也没有地方说去,但是张显宗心里就是放不下,总得来找找才行。
    找不到,他也算是找过了,张参谋长回头要回家,却见那个小乞丐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墙边,收拢着破旧的衣裳,正在发抖。许是察觉到了有人,她慢慢地抬起头来,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直直望向张显宗,一眼便望至他心底。

百粉啦

听说百粉点梗,请在此下留言,能写的我会回复

解锁新姿势(糖酥肉)

上肉了,糖酥奥,哈哈哈哈哈哈
这里

昨天wb上看到的新姿势,在文下有我转发的示意图

最长的旅途(嫌弃夫妇 重生文)序

私设 主角三观不正 可能OOC

    岳绮罗一直在无边的黑暗中浮沉,没有声音,没有知觉,一切都是不可控的。她感觉不到自己身体,自然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无边无际中,只有她是醒着的。
    这种感觉很熟悉呀,“岳绮罗”想着,真是无聊呀,这是怎么个情况来着,她慢慢想着,是被谁封印了吗?还是又转生了? “岳绮罗”努力想着,时间太久了,好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好像不是转生了,转生的话,周围会有点吵,这么倒霉呀,封印了还能想事情。
    “岳绮罗”胡思乱想着,试图打发一点时间。真没有意思呀,这样子,修炼都没有办法修炼,还不如去转生呢,啊啊,好想死!不行,还是活着吧,很喜欢岳绮罗的脸呢...
    哐~哐~,咦,好像能听到什么声音了呢!她仔细但感觉着。没错,是有声音,什么东西在对撞的样子。声音持续了一会儿,又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死寂。“岳绮罗”在想象中叹了一口气,开始无聊地回忆。
    ‘我是岳绮罗,这个名字真好听,我长得也好看,我的法术好像也向厉害。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我会被人封住呢?是被师兄封住的吗?好像不是噢,好像师兄的封印已经被一个老不死的搞坏了。对了,无心,我是被无心这个怪物陷害了!’
随着记忆一点点的回溯,她愤怒了起来,无心,你这个混蛋,不要让我再遇到你,遇到你,你一定把你砍成八块!
    她思考着,忽然,哐哐地声音又一次响起了。她没有在意,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恶毒的法子,把脑袋砍掉都不会死呢,好像会再长出来?可恶,他的血还有毒...
哐!忽然一声巨大的轰鸣打断了她,一阵无形地冲击过后,周围的黑暗好像正在转变颜色,从同一个黑色变成了深深浅浅的黑。而声音也不再是单一的撞击之声了。
这是能出去了吗?真好呀!她笑了起来,这次出去我一定要多吃几个人,先把牙痛治好吧。她心里雀跃着,牙痛真是太讨厌了,张显宗。张显宗,哦,对了,张显宗是个凡人,他已经死了,嗯,元神好像也坏掉了。被无心,可恶的无心!她在心里回想着无心的样子,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声响离她越来越近了。
忽然,她的眼前爆开了七色的光芒,光芒散开冲散了黑暗,她感到身体的感知在回归,先是声音,然后是光。。
正在塌陷的破旧山洞中,各种符咒的环绕之下,身着嫁衣的女子猛得睁开了眼睛,她从木棺中坐起身来,一把扯掉脸上的符纸。岳绮罗看着那个正仓皇逃窜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无心,我和你没完。”
岳绮罗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有点吃惊地发现这个地方倒是很像当年师兄封印她的山洞,她没太在意,掐动手指试了试自己的法力,便使个轻身之术闪出洞去。洞外自是有条水道,岳绮罗顺着水道向上,从井中出来,却是真的失了心神。
井外不是别处,正是那处老宅。岳绮罗环视四周,几乎以为自己陷入了幻境,但是这是绝不可能的,自己这幅皮囊乃是法身,这世上绝没有什么可以幻术可以迷惑住她。
岳绮罗揉碎了已经破烂的符纸,将它扔回井中,“总之,先找到无心吧。”
却说无心从洞中回来,心中猜测自己无意间放出了井下的女煞,心里忐忑,对着睡着的月牙说话。
月牙自然没有反应,无心看着月牙的睡颜在呆,却不知躲在外边的岳绮罗心里翻起巨浪。“月牙?她竟然没死?”她看着记忆中已经模糊地脸,“你凭什么没有死?!不对!”她看了看四周,“难道说,我回来了?”
“谁?”屋里的无心好像听到了动静,闪身来到窗前查看。
岳绮罗反射般的躲了起来,她心中有了猜想,便暂时抛下无心与月牙,四下去查看,待见着这周围的房屋与摆设与她心中的时代大为不符,心中大定,露出了一个纯真的笑容。
“月牙没死,张显宗自然也是活的!不错,不错,这世间法术果然奇妙多变,看来这老天也是向着我的。”
她回身望向无心的新宅,“等我吃饱了,再来收拾你们。”
------
开新文啦,虽然上一篇有人反映烂尾,不过~~我不听我不听~~~~
我要开始写嫌弃夫妇啦,依然是重生梗,这次回来的是老岳。
大家都知道这一对是反派,所以三观不正是跑不了的,什么吸人精力呀,吃人呀,也是不会给老岳省的,所以,慎入吧。
不会走太多剧情,世界那么大,请他们去看看吧~~~~
私设必然有,但是我也不知道会到什么程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原人物。
以上,谢谢各位观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请多多请教。
另,时光的番外我会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