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最长的旅途(嫌弃夫妇 重生文)序

私设 主角三观不正 可能OOC

    岳绮罗一直在无边的黑暗中浮沉,没有声音,没有知觉,一切都是不可控的。她感觉不到自己身体,自然也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无边无际中,只有她是醒着的。
    这种感觉很熟悉呀,“岳绮罗”想着,真是无聊呀,这是怎么个情况来着,她慢慢想着,是被谁封印了吗?还是又转生了? “岳绮罗”努力想着,时间太久了,好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好像不是转生了,转生的话,周围会有点吵,这么倒霉呀,封印了还能想事情。
    “岳绮罗”胡思乱想着,试图打发一点时间。真没有意思呀,这样子,修炼都没有办法修炼,还不如去转生呢,啊啊,好想死!不行,还是活着吧,很喜欢岳绮罗的脸呢...
    哐~哐~,咦,好像能听到什么声音了呢!她仔细但感觉着。没错,是有声音,什么东西在对撞的样子。声音持续了一会儿,又消失了,一切又恢复了死寂。“岳绮罗”在想象中叹了一口气,开始无聊地回忆。
    ‘我是岳绮罗,这个名字真好听,我长得也好看,我的法术好像也向厉害。为什么这么厉害的我会被人封住呢?是被师兄封住的吗?好像不是噢,好像师兄的封印已经被一个老不死的搞坏了。对了,无心,我是被无心这个怪物陷害了!’
随着记忆一点点的回溯,她愤怒了起来,无心,你这个混蛋,不要让我再遇到你,遇到你,你一定把你砍成八块!
    她思考着,忽然,哐哐地声音又一次响起了。她没有在意,只是一遍又一遍地想着恶毒的法子,把脑袋砍掉都不会死呢,好像会再长出来?可恶,他的血还有毒...
哐!忽然一声巨大的轰鸣打断了她,一阵无形地冲击过后,周围的黑暗好像正在转变颜色,从同一个黑色变成了深深浅浅的黑。而声音也不再是单一的撞击之声了。
这是能出去了吗?真好呀!她笑了起来,这次出去我一定要多吃几个人,先把牙痛治好吧。她心里雀跃着,牙痛真是太讨厌了,张显宗。张显宗,哦,对了,张显宗是个凡人,他已经死了,嗯,元神好像也坏掉了。被无心,可恶的无心!她在心里回想着无心的样子,没有注意到,周围的声响离她越来越近了。
忽然,她的眼前爆开了七色的光芒,光芒散开冲散了黑暗,她感到身体的感知在回归,先是声音,然后是光。。
正在塌陷的破旧山洞中,各种符咒的环绕之下,身着嫁衣的女子猛得睁开了眼睛,她从木棺中坐起身来,一把扯掉脸上的符纸。岳绮罗看着那个正仓皇逃窜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无心,我和你没完。”
岳绮罗站起来活动活动身体,有点吃惊地发现这个地方倒是很像当年师兄封印她的山洞,她没太在意,掐动手指试了试自己的法力,便使个轻身之术闪出洞去。洞外自是有条水道,岳绮罗顺着水道向上,从井中出来,却是真的失了心神。
井外不是别处,正是那处老宅。岳绮罗环视四周,几乎以为自己陷入了幻境,但是这是绝不可能的,自己这幅皮囊乃是法身,这世上绝没有什么可以幻术可以迷惑住她。
岳绮罗揉碎了已经破烂的符纸,将它扔回井中,“总之,先找到无心吧。”
却说无心从洞中回来,心中猜测自己无意间放出了井下的女煞,心里忐忑,对着睡着的月牙说话。
月牙自然没有反应,无心看着月牙的睡颜在呆,却不知躲在外边的岳绮罗心里翻起巨浪。“月牙?她竟然没死?”她看着记忆中已经模糊地脸,“你凭什么没有死?!不对!”她看了看四周,“难道说,我回来了?”
“谁?”屋里的无心好像听到了动静,闪身来到窗前查看。
岳绮罗反射般的躲了起来,她心中有了猜想,便暂时抛下无心与月牙,四下去查看,待见着这周围的房屋与摆设与她心中的时代大为不符,心中大定,露出了一个纯真的笑容。
“月牙没死,张显宗自然也是活的!不错,不错,这世间法术果然奇妙多变,看来这老天也是向着我的。”
她回身望向无心的新宅,“等我吃饱了,再来收拾你们。”
------
开新文啦,虽然上一篇有人反映烂尾,不过~~我不听我不听~~~~
我要开始写嫌弃夫妇啦,依然是重生梗,这次回来的是老岳。
大家都知道这一对是反派,所以三观不正是跑不了的,什么吸人精力呀,吃人呀,也是不会给老岳省的,所以,慎入吧。
不会走太多剧情,世界那么大,请他们去看看吧~~~~
私设必然有,但是我也不知道会到什么程度,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还原人物。
以上,谢谢各位观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也请多多请教。
另,时光的番外我会填的。
 
 

评论(7)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