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20 (刃逸)

人皇登基典礼即成,白庭君顺利地掌握了人族大权,羽皇和皇叔便返回了南羽都,准备应对揭破星流花神之后的事宜。
且不提人族那边,由于朝中准备充分应对得体,星晨阁之事并没有引起民间的反弹,大家都渐渐认清了星流花神伪神的面目,时钟花的推广也十分顺畅。虽然官方没有明说,但是民间渐渐开始有了时钟花神才是羽族真正的守护神的说法,时钟花开遍澜洲大地只是时间的问题。
而时间飞逝,转眼间从灵的婚假便到期了,他和雪飞霜相携回到了南羽都。不过渡了个蜜月而已,南羽都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星流花神被主上和人皇联合宣布为伪神,星辰阁被从他们自己捧起的神坛上重重拉下,陛下凝翼,摄政王变成永亲王,白庭君登基,易茯苓被永亲王认做义女,羽还真在工部主持机密的机关工作,大街小巷里都星星点点的种着一种叫做时钟花的植物。
向从灵和雪飞霜听着下人的回禀面面相觑,怀疑自己离开了一年而不是一个月。向从灵勉强稳了稳心神,安抚飞霜道“总之,今日我们好好休息便是,明日我回去复职,再详细问问瞳木他们。”
飞霜双唇微动,似是想说什么,终究没有开口。
第二日 从灵却被瞳木、云奇、若飞堵在了门口,四人相见自有一番热闹。叙完了旧,三人又从身上拿出一封天逸的手谕来,原来天逸体谅向从灵新婚,有了家室,不再方便担任需要早晚服侍夜宿宫人的近侍,但意给他安排了其他的实权职位。
三人又将从灵打趣一番,说起主上今日特意给他们放了假, 要赖在向家不醉不归了。
从灵笑道“那自然是好,就是缺了主上,美中不足,可怜也不知道主上今日能不能把奏章批完。”
 
奏章这个东西,好像永远也批不完。
天逸叹了口气,四位近侍都不在身边,他想找个人抱怨几句也不方便。羽皇陛下自认无论是心机权谋都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但是皇叔这招奏章大法也实在是堂堂正正地阳谋,虽然设了文书,但鉴于最近出了星辰阁一事,奏章又眼见得多了起来,真正做到了让天逸每天除了政务没有半点闲暇。
这样下去,他何时才能完成时钟花神的嘱托。羽皇陛下内心里急得团团转,但是对着皇叔,纵是有万种计谋也用不出来呀。
最后只得吩咐宫人,“和皇叔说一声,本皇今日请皇叔来用午膳。”总之,先见上一见,解解相思之苦吧。
 
风刃正在抚琴,抚得自然还是那曲因梦,只是那琴已经换成栖梧了。碧桐自从被天逸借走,就再也没有还回来,而现在他二人都心知肚明,这琴,天逸是万万不会再还回来了。
琴声瑟瑟,是那个人,在树下等着他心爱的姑娘,可是那个姑娘却再也不会回来了。
风刃按下琴弦,那个人,该不该转身呢?他不知道,他本来是下定了决心的——他也好,皇兄也罢,风家代代出情种,要不然也不会子嗣如此艰难。
如今轮到天逸,若是随着他的性子,那必然要断了皇族的传承。可要是不由他,风刃也不知道自己能拖多久,拖到什么时候,拖出个什么结果。
为了情爱玉碎的痴儿,风家倒是从来不缺。他便曾见着他的姑姑,羽族最最尊贵的公主,为了一个人族自愿剪翼除名,不知所踪。也见着皇兄因失了红鸾迅速的憔悴下去,直至终死。
甚至他自己,这么多年失了茵梦,他也不过是勉强支撑着而已。
“万事因梦而起,因梦而灭。”风刃自嘲得笑笑,茵梦是时钟花神的转生,根据天逸的说法,时钟花神的转生与神力不全的星流花不同,茵梦就是花神,只不是过是在人间时封印了记忆与神力,一旦回归神界,自己与南羽都便会成为她的一段回忆,一种感悟。
风刃也说不清这个事实对他是好是坏,曾经他为了自己的移情内疚不已,但是后来却发现,这一切,也许是早已经被设计好的。
神就是神,神设的局,又怎么是凡人可以破得了的。如果没有时钟花神的界入,天逸生为片羽转生,是不是会爱上易茯苓?加上白庭君这个人族太子的钟情,易茯苓这个转生,会把人羽两族百年来好不容易平稳的局面扰得面目全非。
就算是最好的局面,也不过是天逸和他一样,落得个爱人早逝,身心破碎。
可是现在又如何,看上去一片升平,星流花神被斥,人皇之誓至少可保三十年太平。但是天逸呢?天逸是真的爱他风刃吗?
而他呢?他都不知道自己对天逸,是不是爱,为何爱,是因爱而爱,还是因为神力感应而爱。
风刃觉得自己如此的无力,原来自己的人生,不过是一段插曲,或是,一场棋局。天逸他有没有发现呢?应该是没有发现吧,他那么高兴,意气风发,眼里闪着光,被他那么热情地看着,会让人从上到下都暖起来。
他一定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吧,他还单纯的高兴着,得到了神眷,完成了多年的心愿,好像一切的幸福就近在眼前了。他估计还想着,要怎么早日给皇叔幸福呢。
“启禀王爷,陛下邀您共进午膳。”宫人打断了风刃的沉思。
罢了,罢了,反正他已经当了那么多年冷酷无情的摄政王,也不差,再做上几年祸国媚主的失势王爷,至少,这次还能顺便哄自己开开心。
“回禀陛下,本王一定到。”
……
终于进入感情主线,虽然咱是甜文,但是也不能一点波折没有就he吧,so(๑˙ー˙๑)
请相信我,我是亲妈,下手很轻的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