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8 (刃逸)

“不知皇叔几时继弦,让侄儿能不再夜夜牵肠呢?”风天逸看着风刃一副想要翻脸的表情,一脸无辜地耸肩摊手。
“一派胡言,来人,备轿,本王有要事。”风刃一甩衣袖,不再理正在一边表演的羽皇陛下,匆匆离去了。
天逸目送皇叔离开,慢悠悠地站起来,走到风刃的琴桌前。
桌上摆着的正是天逸所赠的栖梧琴,羽皇陛下坐到琴前,双手拨弦,弹奏了几下,轻笑出声,“皇叔嘴上说着不用,这弦不还是续上了吗~~”
天逸正一正神色,对刚刚从殿外走进来的雨瞳木吩咐道“人皇即位,为了两族今后的和平,本皇决定亲自去参加祝贺,你去安排一下。”
“是,主上。”
天逸环视了一圈,嘴边勾起一抹不明的微笑,施施然走出了宣勤殿。
风刃离了宣勤殿直向御医院行去,天逸展翼之前出现巨痛,御医们取了可能是诱因的花神佩查看,后来天逸凝出双翼,他也一直没有再过问花神佩的去向,如今看来,要帮它寻一个万全的安放之处。
———-转场景
风刃强忍着内心的波动,面色平静的返回宣勤殿,果然天逸早已经离开了。可是宫人却禀告说风天逸要亲自参加人族的新皇登基大典,和他来借飞车。
“胡闹!”风刃一把把桌上的东西扫到地上,气冲冲的冲向祁阳宫。
祁阳宫中,羽皇陛下正在认真地批阅奏章,便见皇叔急冲冲走了进来,并且大声喝退宫人,甚至瞳木等亲侍,天逸看向风刃的手,那手正在微微颤抖着,显示着皇叔此刻内心正压抑着巨大的情绪,不到半日,这南羽都中能有什么大事,天逸挥了挥手,示意众人退下,自己则大步来到风刃身前。
“皇叔,出了什么变故?”
风刃闭上双眼,将心中情绪压了又压,“你打算亲自去参加人皇的登基典礼?”
“是的。”天逸仍牢牢盯着风刃的脸,试图分辨皇叔的情绪。
“本王不同意!”风刃几乎是挤出了这几个字。
“皇叔,”天逸将手落在风刃肩上,轻声问道“是不是花神佩出了什么问题?”
在感觉到天逸手心热度的一瞬间,风刃浑身一为颤挣开了双眼,正好听到天逸的问题,他慢慢地转过脸盯着天逸的双眼,“花神佩,就在本王面前化成灰了。”
天逸眼神飘移了片刻,问道“不知皇叔想把花神佩安放在何处?可是与皇叔的王妃有关?”
风刃眼神一凛,“风天逸,你是不是有什么一直没有和本王说,讲!”
——————时间回到风刃从御医院取回花神佩
风刃左思右想,还是想起了那个让他几乎不敢进入禁地,存放茵梦骨灰的地方。
茵梦走后,他一度不能接受那个事实,更不用说是举行冥空葬礼了。这些年来,他修建了最隐秘,最安全的奠灵室存放茵梦的骨灰,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无法进入,如今为了羽族,为了南羽都,为了,天逸,他不得不又来到这个让他曾经心碎的地方。
奠灵室中茵梦的灵位静静立在那里,“茵梦~”风刃痴痴地念着这个名字。在这里,他终于不是羽族的脊梁,而是一个心碎,梦碎的丈夫。那一年他风刃翩翩年少,两情相悦的喜悦与甜美还不及浸满他的骨髓,便随着茵梦的离去被深深刮去,和他空着的胸膛一样,被冰冷和痛苦填满。他几乎以为他已经死了,可是时光和他风刃偏偏都如此无情,现在他看着茵梦的灵位,痛还是痛,但是心却还是跳的。
风刃手心中开始冒汗,他明白他在心虚,他为何而来,为谁而来,他看着茵梦的灵位,不得不正视,此刻,他的心已经变了。
他握着花神佩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终于,还是把它放在了茵梦的骨灰边。
风刃扭身便走,他根本不敢再去看茵梦的灵位,从他用鸾胶帮栖梧接了弦开始,到现在他把花神佩放到案上为至,那个深爱着,唯爱着茵梦的风刃终于死了。
“啪!”一声玉碎的声音阻止了风刃的脚步,他一顿一顿的回过身去,刚刚被他摆在案上的花神佩正在片片碎裂,片刻间化为灰烬。
风刃抢到案前,瞪大了眼睛,“天逸!”他回身踉踉跄跄地跑出奠灵室,立刻询问暗卫,得到羽皇正在批阅奏章, 一切如常才略定了心神,返回宣勤殿。
而现在,天逸在他的面前提到了茵梦,风刃仿佛被扯去了翅膀,揪住头发悬在了空中,他看着天逸有些闪躲的眼神,恨自己竟然还是个情种。
天逸见风刃神情变幻,怕他误会了什么,忙双手扶住风刃双肩。“皇叔,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王妃是时钟花神的转生,她与星流花神神位相争,自是容不得花神佩。”
“时钟花神?!”风刃机械的重复这几个字,脑中一片混沌。
天逸慢慢放缓了声,引导着他去思考,“皇叔见过易茯苓,有没有觉得,她与王妃有三分相像?"
“易茯苓与茵梦……"风刃念着,眼中慢慢恢复清明。“你如何知道她二人相像?"天逸见皇叔想起质问自己,心里暗暗吐了吐舌头,面上却是不敢透出半分,趁着风刃没反应过来将他拉到玉座坐下自己也挤了上去。
“此事是侄儿错了,本不该瞒着皇叔的……”
天逸隐下自己重生之事,只将时钟花神如何在昏迷中救了自己,又如何与他定下约定之事细细讲来。
风刃听完,沉默了许久,“如果真如你所言,花神佩毁了也算是绝了后患。”
他站起来,又恢复了平日的优雅与淡然,“不早了,本王告退了。”
“皇叔。”天逸欲言又止。
风刃脚下一顿,没有回头,停了片刻方道,“裴钰停职,本王正好有暇,不如亲自送陛下去霜城吧。”
“有劳皇叔。”
……
顶着锅盖前情回忆一下,时钟花神三个要求是:种出时钟花,保住碧桐,以及帮风刃找到新的爱人。
到今天羽皇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他希望成为风刃新的爱人。
皇叔呢,其实也动心了,但顾虑太多,没有回应。
再就是,大家看的时候多多代入电视剧里我皇与皇叔相关表情食用最佳✪ω✪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