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4 (刃逸)

抛下朝臣,自己下了朝的风天逸心情不错的去了南梦亭(就是有个圆顶子亭子那地)。
“易茯苓呢?本皇现在心情不错,裴钰把那个臭丫头塞哪儿去了?”风天逸看着眼前一排十余个花盆,满意地点点头,“叫她来给本皇种花,哦,再去找点什么狗尾巴花的种子来,多找几种,混在一起。”
“是,主上。”雨木瞳一边安排宫人去找种子和易茯苓,一边腹诽‘真不知道这个易茯苓是走了什么背运,只要主上想起她来准没有好事。’
这一边,宫人们已经摆好了棋盘,风天逸往那一坐,开始招呼向从灵来陪他下棋。
“主上,这个雪凛真是太嚣张了,那个雪肃,按律都够得上株连九族了,他上下嘴皮一对,就敢喊出个罚俸三年来。”想到雪凛在朝上的表现,雨木瞳心里还是气不过,“让他去抽鞭子真是太便宜他了。”
“一个活不了多久的人,就是再让他嚣张几天能怎样?”风天逸眼皮都没抬,只盯着棋盘。
“也是,没多久就是主上的生日了,等到主上举行过了展翼礼得以还政,别说他了,就是那个碍手碍脚的摄政王,唔,主上,你干什么拿棋子丢我!”雨木瞳话说到一半,就被风天逸扔出的一颗棋子打中了脸。委委屈屈地停下。
“你的话,太多了!”风天逸板下脸来“还有,我们已经回南羽都了,不要让我再听到你们嚼皇叔的口舌。”雨木瞳和向从灵对视一眼,行礼道“是,主上!”
“陛下,易姑娘到了。”一旁的宫人上前禀报。
风天逸回头只见易茯苓已经换上了羽族的服装,正提着裙角大步往这边走来。
“易姑娘~”向从灵站起来,和雨木瞳一起向易茯苓行礼。
“啊啊,你们也平安回来了啊,上次谢谢你们啊,帮我救我爹。”易茯苓见到两人,十分高兴,她和风天逸回到南羽都,一下飞车风天逸就不见了,她也被那个裴钰安排到了一个偏殿,周围的宫人都冷冷冰冰的,和她们说话也不应,只会行礼。现在再见到向从灵和雨木瞳这两个都觉得十分亲切。直接无视了风天逸,和两人搭起话来。
“只有你们两个呀,当时突围的,是不是还有一个人,怎么没见,不会是受伤了吧。”眼见易茯苓竟然不理主上,只揪着他俩说话,向从灵和雨木瞳都十分为难,不知道该不该回答。
“他们俩个手上可没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救你的情哥哥,你这么大胆子得罪本皇,看来是真已经把白庭君抛到脑后去了,来人呀,把这位太子妃给人族女皇送回去。”
“别,别,风天逸,我,我不是故意要惹你生气的~”易茯苓见有人要上前拖自己,这才慌了神,忙给风天逸赔不是,“对不起呀,风天逸,是我太小心眼了,你,你答应过救庭君哥哥的!你,你是羽皇,不能说了不算呀~”
“是吗,”风天逸老神在在的拖着长腔,“可是本皇还说过,要你乖乖听话,侍候好本皇,本皇才会大发慈悲。”
“我会听话的,我听话的,风天逸,噢,不,是羽皇陛下,您有什么吩咐我一定好好去做。”易茯苓急忙说。
“呈上来吧,”风天逸朝侍立的宫人招了招手,宫人呈上放着种子的瓷罐,风天逸伸手抓了一把,摊开在易茯苓面前。“我这边呢,有我们羽族几种珍贵的花种,你呢,负责给本皇把它们在皇叔的生辰之前种出来,就当作你送给我们摄政王的贺礼。”
“啊?”易茯苓看着风天逸手里的各色种子,“有好多呀,都是什么呀,我根本就不认识!”
“哦,的确不少,”天逸自己拈起一颗,把它弹进旁边的草丛,“而且我刚刚发现,好像还有些并不值钱的种子混进去了呢~就得麻烦你自己好好找找了。”风天逸把手里的种子倒回瓷罐里,抬了抬下巴,示意易茯苓去接。“反正你在这边也没什么事好做,慢慢来就是了。”
“你!”易茯苓被塞了个大大的罐子,又见风天逸这个样子,知道他多半是又是故意戏弄自己,搞不好这一大罐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珍贵的种子!但是庭君哥哥身中蚀骨钉的事他又说的那么言之确确,而且他确实送过灵药给白庭君,正在左右为难,忽然发现天上飞来一个长着银色翅膀的羽族姑娘。
那位姑娘穿着一身美丽的舞裙,在天上好似在飞翔,又好似在舞蹈,一眨眼的功夫便落到了众人面前,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了乐声,这位姑娘便在乐声中翩翩起舞~
一曲终了,这位姑娘摘下面纱,露出一张十分精致美丽的面容,她向风天逸俯身施礼,同时,周围的宫人也纷纷像她施礼,口称郡主。
而这位郡主的眼里好像看不见别人,只自故着和风天逸说话,说要和风天逸一起跳什么腾鸾之舞,姿态亲昵,笑容耀眼,看得易茯苓暗暗咋舌。‘好你个风天逸,天天拿庭君哥哥取笑我,原来自己在南羽都也藏着这么个情妹妹。’
没想到风天逸并不接她的话,反是问道 “雪飞霜,你来的好快,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一边说着一边去瞪旁边杵着的向从灵和雨木瞳。
“你瞪他们做什么,又不是他们告诉我的,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我听说雪肃的事了,他本来就整日里好吃懒做的,也不是办坏过一件事了,哥哥早就说过要狠狠惩治他呢。”雪飞霜见风天逸始终板着脸,不禁自己给自己解释
“是吗,那我估计雪大人现在一定很高兴本皇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风天逸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冷笑“本皇觉得,没有什么比亲自抽上一顿鞭子,更让人解气的了。”
“天逸,你今天怎么了,怎么处处阴阳怪气的?”雪飞霜不安得看着风天逸,觉得眼前的人陌生极了。
“是吗,那一定是因为太久你没有见到我,我已经变了~”风天逸还待要再说什么,忽然看见月云奇正在大步跑来,“云奇,怎么了,不是让你和若飞留在祁阳宫吗?”
“主上,不好了!”月云奇匆匆施礼,对风天逸说“裴钰带着人去了祁阳宫,说摄政王发现祁阳宫的人服侍陛下不尽力,要把原来的宫人全部换掉,还要罚他们每人抽三鞭子~”
“风刃!你们俩个,把她们送回去!云奇,我们走。”风天逸猛得站起来,扔下一句话,带着月云奇赶回祁阳宫。
等天逸赶回祁阳宫,果然见四下站着的,都是些眼生的面孔,就连裴钰也人影不见,只有个杜若飞木呆呆站在天逸寝室门口。
“都给我下去,滚!”风天逸将所有人喝退,独自进入寝室,再去寻金羽令,果然毛都没有一根。
“皇叔,这一局,侄儿输了。”
 
同一时间,摄政王风刃正在看着裴钰带回来的金羽令,“呵呵,竟然是个真的。”他把金羽令塞进衣袖的暗袋,“本王这个侄儿呀,真是十分的蠢笨。”
………………
蠢作者明天要去干重体力活,不知道能不能更
另,欢迎捉虫,也欢迎骨科小伙伴们多多留言,去睡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