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最长的旅途(嫌弃夫妇 老岳重生)第一剪

    “月牙,无心,出尘子,顾玄武......” 绮罗坐在一个高高的树杈上,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文县的夜空里没有几颗星星,不过望着这样的夜晚,岳绮罗还是觉得美丽,至少,比被封印时的无边黑暗美多了。
    “先去找谁呢?” 绮罗慢慢地回忆着,如果她真的是因为某种原因回到了第一次被无心打开封印的时候,那么,她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漆黑的夜里,高高的树杈上伏着一个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身影,绮罗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要不,先去弄身衣服去吧。”
    几日之后
    县里最高档的酒楼被顾玄武包下,他把文县时有几分脸面的人邀请了一个遍,名义上是为他的旧友,如今的参谋张显宗嫁八姨太,实际上他自己也说的明白,无非是找个由头, 表白表白功绩,再看看,今日的文县,有没有人敢不给他顾司令脸面罢了。
    “苏先生!”张显宗向着这位据说和天津的大帅有交情的先生敬了个礼,这位苏先生没有理他,仍和顾玄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他有点勉强的笑了笑,扭过头去。
     张显宗这个人,其实心眼小又记仇,不单单是这个苏先生,连带着顾玄武也被他又记了一笔,只等着时机成熟了,定将取而代之,张显宗眼神游移着,扫过一边来看热闹的闲人,忽然瞥见街角站着一个小乞丐,穿的破破烂烂,脸上也有点脏乎乎,但一双招子又大又亮,应该是个丫头。
     张显宗本来就是最稀罕那没长熟的小丫头,不由得转脸多看了一眼,却见那个小丫头冲他裂嘴笑了笑,转身没入墙角不见了。
    张显宗被她笑得心头一颤,恨不得立马拨腿追上去,又想起昨天撇了一眼的所谓美人——顾玄武不知从哪里淘换来的八姨太,心里又给顾玄武重重记了一笔。眼愁着把这提拔他的恩人记成了仇敌。
    也不知这纳妾的喜酒招了什么邪祟,苏先生饭没吃上一口,却犯了恶心。顾玄武受了苏先生的托咐,去找无心救人。
    无心用了自己的血液辟邪,治好了苏先生,也引出了身怀异术的老王。无心与老王两人不打不相识,成为了好友。恰遇到月牙的父亲和后母登门,老王使出异术,唬走了两人。 月牙对无心有了好感,两人正打算好好合计以后的日子,顾玄武却又帮无心找到了买卖。
    原来顾玄武的一个朋友欲购买一座温泉山庄,因山庄闹鬼致其延缓购买计划,顾玄武邀请法力高强的无心前往山庄捉鬼。无心听说山庄风光秀丽,便携月牙出了文县。
    顾玄武这边,却闹心地发现,他花了大价钱弄到的一批枪支弹药不翼而飞。
    弹药自然不可能是长了翅膀,顾司令查了几日,终于揪出了自己的一个手下,老徐。
    “司令,是我干的,我不是人。” 老徐眼见瞒不过去,便哭跪着求饶,顾玄武正在火头上,哪里能饶他,要知道,这打地牌争天下,拼的无非是人,枪,钱。这批军火,如老徐所说,自己拉个队伍也够了,他竟有这么大的胆子私自卖了!顾玄武拉开保险,便要一枪毙了这个吃里扒外的玩意。
    没来得及,他又去抱张显宗的大腿,被张显宗一脚踹到地上。但张显宗的话顾玄武可听了进去。
    没错,这个叛徒不值钱,但他的军火可都是真金白银换来的,只要老徐能把去处找寻清楚,人不想还,他还不会去抢?
    顾玄武挥了挥手,示意把人带走,他给了张显宗一个眼神,张显宗点了点头。
    他这个参谋,一向办事最得他心意,就是人老是阴阴沉沉的有点不美,把人交给他,十之八九能够问出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张显宗和卫兵押着老徐出来,老徐喊着上厕所,两人趁机甩脱了士兵,张显宗领走到了个死巷子,杀了老徐。
    他拿了刀子,自己下手划了自己一刀,正打算呼喊卫兵,却听到旁边的墙上有动静,张显宗抬眼望去,却是那个曾见过一次小乞丐正站在一个废弃的高墙上,定定看着这边。张显宗正待说点什么,卫兵听到枪声已经赶了过来,张显宗只得作罢,回去和顾玄武交待老徐的死因。
     等他从顾玄武处包扎了伤口出来,他心里还是惦念着那个小乞丐,一来是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自己杀人,二来,张里面还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绮念。他犹豫了犹豫,还是抬脚往出事的巷子里走去。
     张显宗在巷子里里外找了一圈,也没有见到人影,心里说不清是失落还是担心。按道理来说,这么个小乞丐, 性命比纸还簿,就算是她看到了什么,也没有地方说去,但是张显宗心里就是放不下,总得来找找才行。
    找不到,他也算是找过了,张参谋长回头要回家,却见那个小乞丐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墙边,收拢着破旧的衣裳,正在发抖。许是察觉到了有人,她慢慢地抬起头来,一双又大又黑的眼睛直直望向张显宗,一眼便望至他心底。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