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22 (刃逸)

 裴钰的归来,让皇叔两人原本就有些别扭的相处更显尴尬,和瞳木那个没开窍的不同,裴钰追随风刃多年,无论是心智手段都是绝佳,有他在皇叔跟前,没有什么小动作可以瞒过他的眼睛。
    但是最关键的,还是风刃阴晦不明的态度。风刃的身体,已经消瘦到了让天逸惊心的态度,再一次见到这样的皇叔有些刻意地“回应”自己的感情的时候,天逸终于想到了放弃。
    ‘如果我不放弃,他会不会死?’失措地羽皇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天逸一遍遍地问自己,“如果有人让我放弃皇叔,我会不会死?” 青年的羽人眼中盛满了悲伤。他得到了他自己的答案。
     不会死,因为我还有南羽都,还有羽皇的重任,我不能死。天逸的眼中流出了一滴清泪,“失了茵梦的这些年,皇叔都是这么过来的吧。”羽皇地嘴角扯出了一个难看地笑容。“罢了,世间事,何需圆满。来人!本皇要下旨。”
    “王爷!”裴钰进来地时候风刃正在弹琴,这段时间以来,随着身体地消瘦,他的精力好像也不及了起来,做什么事都懒懒地,每日都是伴着沉醉着,唯有弹琴,方才能提起一点精神。
    “何事慌慌张张地。”风刃停下了手,看都没看裴钰一眼。
    “陛下刚刚拟旨,要王爷离开南羽都。”
    “离开南羽都?”风刃抬起头来,盯着裴钰,“你确定?消息可靠吗?”
    “是暗线刚刚传过来的,陛下已经着人拟了旨,给王爷定了与人族交接地封地,还令王爷尽快离开南羽都就藩。”裴钰焦急地说“王爷与陛下之间究竟生了什么误会?陛下印都用了,就等明日早朝宣旨了。”
    “离都就藩,天逸这是,放弃了吗?”风刃攥紧了右拳。他像是被谁打了一拳,胸口里一阵腥气上涌,几欲吐出血来。
    “王爷,现在该怎么办?”裴钰催问。
    “......去给本王拿净口的东西来。”一丝血红,顺着他的唇边滑下。
     竖日早朝,亲政以来一直辛勤地羽皇陛下少见地没有出席,但却下了一道震惊朝堂地旨意。羽皇陛下在圣旨中称,永亲王风刃,近期由于帮助羽皇处理政务太过辛劳,日渐消瘦,陛下看在眼中十分不忍,特下旨赐星城为永亲王封地,着永亲王即日就藩,安心修养。
    就风刃的心腹大臣看来,这道旨意,除了王爷最近确为消瘦一点,其它都是风天逸意图削权的托词而已。为何修养不能在天下名医汇聚的南羽都,而要去人羽交界地星城?
    宣旨官的话音都没有落,群臣便议论纷纷。而风刃轻飘飘地一句“还请陛下收回成命。”之后,众人更是炸开了锅。更有那心思细腻的,偷偷掂量了起来该如何站队。
    风刃看着手足无措地宣旨官,微微一笑“陛下现在何处,本王这就去面圣。这道旨意,你先收着吧。”风刃摄政多年,积威已久,被他盯着宣旨官不敢多言一句,只得颤颤地点头。
    天逸在哪里,其实风刃根本无需问宣旨官,自有他的眼线密探回报,不过在听到答案后,风刃还是愣了一愣。
风天逸现在正在他父皇的灵前,上一世,他曾和易茯苓来过此处,那时的他心里虽然有着失去悲伤却还不至绝望。如今,他保住了若飞,保住了易茯苓,甚至保住了白庭君,却要放弃风刃。
他看着父亲的灵位,喃喃自语“父皇,原来成为一名合格的皇者是如此地残忍,我现在倒有点羡慕清风了。” 羡慕它死在了路上,一只被捕获地鹰,即使它活了下来,也不会再是天逸想象中自由的鹰了, 而风天逸,成为了羽皇,现在正在选择放弃了自己。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由爱故生恨。”天逸惨笑着,“皇叔已经失了爱人,我不能再逼他,连痴情地梦也做不下去了。”天逸静静地站着,忽然有点自嘲地笑笑,他忽然想起,皇叔走后,他便变成了多年前的皇叔。失去爱人,肩负羽族,对天逸来说,好像这样也不错。
风刃看着一身白衣的天逸孤单而笔直地站在那里,‘天逸,是我看错了你,我一手熬出来的鹰,已经可以飞翔了。’
“皇叔!你怎么在这里?”天逸终于发现了风刃,他目光闪烁了数次,终于冷了下来,“是谁放你进来的?来人!”羽皇陛下发作道。
“你不必叫了,人都被我撒走了。”风刃歪了歪头,静静地看着正在表演地天逸。
“风刃,你好大的胆子,你为什么还在南羽都?”天逸抬手直着风刃,“本皇不是让你即刻离开吗?”
风刃伸手把天逸伸到面前的手捉住,从眼前拨开,“你说那个啊,我没有接。”
“放肆,你可知抗旨不尊的下场!”天逸地眼中充满了怒火,看着风刃,像在看一个乱臣贼子。
“哦,”风刃放开了天逸地手,不在乎地整了整衣袖“本王没有接,而且陛下也会收回成命的。”
“你!”
“天逸,”风刃地声音柔和了下来,“这次是我错了。是我想左了,我以为你会觉得爱上我,只是受时钟花神的神力影响。”风刃盯着天逸地眼睛,一手轻轻抚上他的面颊。“我以为你的爱只是错觉,所以有心敷衍,但没想到你如此敏感和决绝,一丝一毫也容不下这种虚假地爱情。”风刃两手捧住天逸的脸,将自己的额头对过去,“本王败了,这一局亦是一败涂地,你拿真心来,自当赢得真心回去,天逸,我留下,你我比翼可好?”
“皇叔,你在说什么?”羽皇陛下完全愣住了。
……
天逸:妈呀,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评论(1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