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9(刃逸 补完)

白庭君出生即是人族太子,从小便是在众人的称赞中长大的,即使是严格如白女皇,其实也很少能挑出他的不是,所以他从小到大其实从未佩服过什么人,除了眼前这一位。
“羽皇陛下,您的脸皮实在是太厚了。”白庭君其实明白,论斗嘴,他确实比不过风天逸,但是这一句,真是不得不吐。
羽皇陛下闻言只是挑了挑眉,罕见的没有还嘴。
白庭君见他一脸笃定,不由叹了一口气,他们两个互相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大家都心知肚明,他一个异族的皇在自己登基前大摇大摆地跑来观礼也就罢了,竟然还提出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羽皇陛下,我是欠你人情,可是你这种要求,难道一点解释都没有吗?”白庭君压下心中的荒谬感,认真询问。
羽皇陛下这次有了反应,他点了点头,“如果人皇陛下确定想要听解释,本皇自然可以给你解释,但是我劝陛下,不听这个解释,本皇可以当你是还我人情,如果听了这个解释,你欠我的,可是会越来越多的。”
白庭君微微一笑“陛下请讲。”
天逸勾了勾嘴角“我猜你应该清楚,易茯苓是星流花神的转生。”
白庭君听到易茯苓的名字,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不错,母皇曾经和我说过,但是我爱苓儿,并不因为......”
“停停停,本皇不是来听这个的,”风天逸连连推手,不让他说下去,“你不会不记得,印池曾经说过,七星灯的故事吧。”
听到风天逸提起七星灯,白庭君眼神一暗,“没错,不过我虽然打碎了七星灯,但是我绝对是希望两族和平可以....”
“白庭君我说你有完没完,你能不能先把本皇的话听完?”风天逸再次打断了他。
白庭君看了他一眼,点点头,做个请的手势。
“星辰阁立阁以来,一直以七神守护者的身份自诩,以人羽两族的精神信仰自称,而且多次公然宣称星流花神将在近几年觉醒,这你不会没有印象了吧。”
白庭君这次不答话了,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那本皇现在就告诉你,星流花神一旦觉醒,易茯苓就会魂飞魄散,所以,为了阻止这种事情的发生,你必须配合本皇,将星辰阁打下神坛。”
“星流花神觉醒,苓儿就会有危险?”白庭君沉默片刻,缓缓点了点头,‘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苓儿他爹会让我去杀掉阳佩指向的灾星的原因。’白庭君转向风天逸“羽皇陛下,不知花神佩阳佩现在何处?”
“已经被我毁掉了。”风天逸歪了歪头,随口答道。
“什么!”
羽皇陛下按了按手,示意他不必激动“星流花神觉醒需要阴阳两佩合一,本皇毁去阳佩,一劳永逸,剩下得只要把星流花神觉醒这个事从民众的注意力里转移出去就行了。”
白庭君犹豫道“星辰阁毕竟是我们侍了那么久的地方,师父对我悉心教导......”
“行了行了,也没治好你为了女人不顾一切的臭毛病,要不是本皇,现在还不知道有你没你呢。你就说,这个旨,你颁,还是不颁。”
“有劳羽皇费心了,我和苓儿,感激不尽。”
………………
 澜洲大地近期的风云变幻让人目不暇接,人羽两族人人自危。
先是羽族清洗了顶尖的贵族雪家,羽皇亲政,接着人族女皇又失了踪,几番斗争下来,最后还是原来的废太子重新掌权,今日是新皇的登基大典,对霜城的百姓来说,是个难得的热闹日子。
说到将要登基的人皇,其实算得上是民心所向,白庭君身为先女皇的独子,生下来便是储君,一直活跃在各种少年聪慧呀、礼贤下士呀之类的故事中,名符其实的别人家的孩子。
当日被废也曾引得一片吁唏,今日他重新登极,霜城的居民有那好事的,早早便守在皇城外,哪怕是一点也看不见人皇也觉得脸上添了光彩。
而且听说这次人皇登基,据说羽皇都来了呢,有人在酒楼说自己在郊外见了羽族的飞车,不但能飞,而且浑身闪闪发光,端得是富丽堂皇,只是有那没见识的,自己想不出形容,便赖着说那飞车长得像种海鲜,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人族真正的朝臣权贵自然不是那种肤浅之辈,但是羽皇亲临也是大家都万万料想不到的,特别是还附赠了一个永亲王,也就是原来的摄政王风刃。这在两族邦交上,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礼部负责安排观礼的官员头发都愁掉了。
最后还是永亲王开恩,说是认了太子妃为义女,可以将两人当做太子妃的父兄安排了。
不过这样一来,原来还有几分念头的人都死了心,本来白庭君为了易茯苓被废之事,朝堂上对这个太子妃能不能当皇后还有几分争执,如今看来,这一位也不是大家得罪的起的。
羽皇陛下坐在给白庭君大舅哥安排的位子上,正和雨瞳木抱怨,“白庭君真是为了个臭丫头脸都不要一点,皇叔给他根杆子他就敢爬,还把皇叔和本皇安排得那么远!”而他身旁的瞳木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一言不发。
整个登基典礼庄重威严,新皇在群臣及各国各州参礼者的见证下,祭拜创世七神与人族先祖,正式登基为人族之皇。
新皇登基之后,人羽两族第一次联合下旨,宣告星辰阁创始阁主曲解创世七神神意,信奉伪神星流花神,致使伪神窃取信仰,以百年为期不断转生,制造了无数悲剧。
人羽两族的皇者于星辰阁求学期间无意中发现了蛛丝马迹,两位皇者为了两族和平不断追寻真相,其中人皇白庭君还因为打碎了七星灯被星辰阁通缉。
在经历了种种磨难之下,两位皇者最终发现了真相。
原来星流花神韶舞因为屡犯天规,失了神籍,但她不甘心成为一名普通的凡人轮回转世,便将自己最后的神力封入花神两佩,又控制了一位神官,将她自己的事迹在典籍中篡改,将自己编造为羽族的守护神,并利用两族渴望和平的愿力百年转生,维持着自己神魂不散。
之后为了让羽族更加信奉自己,更是构建出了星流花粉,编造了羽族必须依靠星流花粉方可以飞翔的谎言。
而正因为星流花粉数量有限,致使无数羽人终其一生都没有展翼飞翔。
由于星辰阁也是被蒙蔽之人,两位皇者旨意中声明并不追究星辰阁的罪责,只是严令星辰阁,立即取消对伪神的信奉,改正典籍。
此旨既出,九州喧然。
星流花神这几个字,被所有人厌恶。无数羽族想起羽皇陛下早先的旨意,反应过来,恨不能生啖韶舞。
羽皇陛下的精心规划完成了大半。
……
学车,精力有限,改成3日更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