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6(刃逸 甜文)

“主上,羽还真回来了。”天逸正看着奏章,门外有宫人入内和雨瞳木禀报。
“嗯,让他来见我。”羽皇陛下扔下手下看完的奏章,点点头,吩咐雨瞳木,然后又拿起一份奏章看了起来。
“你们干什么呀,我要先去见飞霜姐姐,”羽还真一下飞车,便被雨瞳木和月云奇揪着往祁阳宫走,一路上都在不情不愿的嘀咕,“飞霜郡主和从灵去渡蜜月去了,你去向府也见不着,主上有事要问你,你别磨叽。”月云奇不耐烦的吼了他几句,羽还真才老实下来。
“主上,羽还真来了。”
“参见陛下。”羽还真现在见了天逸依然还有心结,敷衍着行了个礼。
天逸抬起头来,看一眼一脸不高兴的羽还真,微微一笑,“羽还真,本皇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你若不出息,你娘也会一辈子被人欺负,是吧。”风天逸停顿了一下“不知道你现在知道不知道,你娘现在在哪儿呢?”讥笑地看着羽还真面色大变的脸。“不会吧,你不会是到现在都没关心过吧。”
羽还真被噎到说不出话来,的确,从雪家出事到现在,他忙着救雪飞霜,后来又被羽皇给的资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除了当时飞霜说过会安排雪家妇孺的时候,自己的确没有再听过母亲的消息。
“啧啧,原来你当时说的,想靠自己的实力为母亲打出一片天下,倒只有本皇和你母亲当了真?”风天逸站起身来,走到羽还真面前,扯着他的脸颊,“看来,你也真就是个做走狗的材料,亏得你母亲还一直相信你在帮本皇做振兴羽族的大事。”天逸把手从他脸上拿开,随便挥了挥,“来人带走,让他自己去和他娘解释去吧。”
“不,不要,”好像又一次昨日重现了一样,羽还真躲开要来拉他的宫人,扑倒在羽皇陛下身后,“陛下,陛下,是羽还真不懂事,一直没有领会陛下的深意,陛下要我做什么,我一定拼尽全力去做。”
“我哪儿敢再劳烦你羽还真呀,”天逸抖了抖被羽还真抱住的腿,没有甩开,“本皇已经给过你多少机会了,你自己说说?你以为,要不是看在飞霜的面子上,就凭你几次顶撞羽皇,还能全须全尾的活到现在。拖下去拖下去,对了,本皇的书记得给本皇送回来。”
“不要呀,陛下,不要,”羽还真被宫人拖住,更是用力抱住了天逸的腿。“给本皇松开!”
“不要呀,陛下,求您再给我一个机会吧。”天逸看了一眼旁边看戏的雨瞳木和月云奇,示意他们过来解围。
雨瞳木忍着笑上前劝道“主上,羽还真人虽然笨了点,但好歹现在是机枢的弟子了,可能还是学到了一些我们羽族用的上的机关术的,属下认为,不若看在从灵的份上,再给他个机会?”月云奇也在旁搭腔,“是呀主上,既然飞霜郡主的面子陛下已经给了,不如再给从灵几分面子,若是这小子再不出息,从灵在郡主面前也好解释。”
羽还真听他两人出言,早把刚刚自己的满腹牢骚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感激地向两人道谢,又眼巴巴得看向风天逸。天逸示意两人把羽还真架起来,走回玉案,抽出一份奏章递给羽还真。
“这是工部的奏章,百年期近,我们羽族的星流花粉已经所剩不多了。”他示意羽还真自己去看,“工部希望暂停大部分皇家飞车,但是这是下下之策。”天逸等羽还真抬起头来看他,对着他的眼睛说道“本皇肯定,从今之后,星流花神再也不会觉醒。”
“啊,为什么呀?”羽还真吃惊到,“如果星流花神不觉醒,我们羽族岂不是再也没有星流花粉了?”
“没错,”天逸稳稳得坐回玉座,“但是没有了又怎么样,估计你还不知道,本皇已经有了法子,没有星流花粉,照样可以让全体羽族凝冀。”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羽还真傻乎乎的笑道,“本皇说过,希望你可以成为比机枢更出色的机关大师,你,有没有信心呢?”
“这个,”羽还真挠了挠头,想说什么,被天逸一摆手打断了“算了,本皇也不指着你这张嘴吹牛,本皇命你,全力研究本皇给你的资料,早日找到一种方法,让皇家飞车离了星流花粉依然能飞得起来。”天逸伸手点点羽还真“你若是办成了这件事,不要说你娘,整个羽族也会以你为傲,九州大地万万年,都会有人传唱你羽还真的名字。”
他俯身直视羽还真“你,敢不敢应?”
“羽还真粉身碎骨,在所不惜。”羽还真双目炯炯,大声应到。
“很好,带他去见见他娘,明日去工部报道,传旨下去,一切物资全力配合。”风天逸又拿起了奏章,示意雨瞳木可以结束这次对话了。
等羽还真退下了,刚刚还全神贯注批阅奏章的羽皇陛下又和被针扎了屁股似的跳起来,招呼月云奇把没看的奏章归拢,“鸡毛蒜皮的事也递到本皇面前来,一准是裴钰身上痒痒了,走走走,把这些没看的都带上,找皇叔告状去。”
雨瞳木和月云奇对视一眼,鬼都知道是谁授的意,这风家人的亲侍,真不是好做的。(心痛裴钰一秒钟,明明忠心耿耿,还各种被羽皇抽,被皇叔掐。)
风刃最近的日子过得很是逍遥快活,自从羽皇陛下的展翼礼顺利举行,风刃便借口罢了早朝,每日里睡到自然醒,在宣勤殿弹弹琴,逗逗猫,若是天气好,也可开上飞车,去野外饮宴一番。正经已经躲懒多日了。
风天逸冲进来的时候,他正在调琴,见风天逸一派兴师问罪的样子,饶有兴趣地撇了一眼,却去问旁边地裴钰“怎么陛下前来,都没有人通报,裴钰,你这个亲卫也太不称职了。”
裴钰哭笑不得,只得行了大礼认错,却不想,皇叔两个都不给台阶,把他个无辜路人晾在了那。最终羽皇陛下先开口,却是又给他加罪名。
“皇叔英明,本皇也觉得裴侍卫太不称职,不但不称职,而且还胆大包天,意图涉政,而且罪证确凿。”风天逸恨恨得说。
风刃心中一惊,下意识的去看天逸的眼神,却见天逸眼里带了三分戏谑,七分委屈,不像是真有什么罪行,方松了一口气问道“陛下何出此言?”
天逸指指身后抱着奏章的两人,说“皇叔来看,这些奏章,没个轻重缓急,什么鸡毛蒜皮都混在一起,一点点小事也要本皇御览,本皇问得清楚,往日这些小事,不要说是本皇皇叔了,就是裴钰的桌前也到不了,自有案书处理。不过本皇亲政之后,案书就统统被裴钰下令撒掉了,这分明就是裴钰想把本皇绑在这些奏章上,干扰本皇处理羽族大事。”天逸摊了摊手,“皇叔以为,这算不算得欺君呢。”
风刃盯了他片刻,见天逸依然一本正经地盯着自己,摆摆手叫裴钰起来,无奈地扶了扶自己的额头,问道“那按陛下的意思,应该如何呢?”
“侄儿刚刚亲政,每日战战栗栗,天天看奏章到深夜,却怎么样也看不完。思起以前皇叔执政,自己一人尚可以每日把奏章看完,自愧不已,没想到原来是有小人做梗。本皇算过,现在递到本皇这里的奏章,足足比以前多了三倍,今日就是来向皇叔请教的,求皇叔救我。”风天逸边说,边示意雨瞳木他们把手上的奏章堆到风刃案上去。
风刃看着堆到眼前的奏章,敲了敲桌子,“以前的案书,都是本王的心腹,陛下亲政,自当选定新的案书。”他话没有说完,便被羽皇打断,“皇叔的心腹,自然也是本皇的心腹,除了裴钰,还请都官复原职。”
风刃看了看一脸无奈的裴钰,拔拔了琴弦“也罢,裴钰有过,就罚他停职三个月,其他的人,陛下看着办吧。”
“多谢皇叔。”风天逸得意的笑了。
——
蠢作者来解释一下,其实为啥羽皇宝宝的工作多了那么多呢,自然是皇叔见他苗头不对要缠住他呀!
我皇自然是心知肚明的,但是总不能去抱怨皇叔对不对?所以,就抓着说是裴钰擅做主张,把这个电灯泡从宣勤殿挤走,我皇就可以不要脸皮缠着皇叔啦。
皇叔也是猜到天逸想把裴钰挤走,但是也不好直说是我让他干的,也没想到羽皇的脸皮有,那,么,厚。于是~~
另,正文里不会写,但是,裴钰停职期间会遭遇羽皇陛下安排的花式相亲,最后,祝裴侍卫幸福。

然后,晚上我想去糖酥那边开车,这边不要等哈,那边也不要等!开车好难(>﹏<)

评论(13)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