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5 (刃逸)

“星流花有命中注定的恋人,我亦然。我曾爱他挚诚,但我既返回神界,他今生与我缘分既断。他自不需年年苦思,当再有所爱,平安喜乐。”-----时钟花神
风天逸从凝翼的痛苦与失衡中回过神来,耳畔回响着风刃肆意欢快的笑声,他心中一片柔软,‘好像除了我前生凝翼,皇叔从来没有如此笑过。如今时钟花神的托付,三去其二,只是不知道,还需多久,可以将皇叔的心捂化,让他可以常常如此肆意欢笑。’
天逸轻拍双翼,缓缓落在风刃面前,收起羽翼,环住风刃双肩,喜道“皇叔,你看到了吗,侄儿终于凝出了羽翼了!”
风刃亦是心中欢畅,连连拍了拍天逸的右肩“恭喜陛下,本王看得分明,陛下凝出的是一双金黄色的羽翼,正应陛下羽皇之位,乃是我羽族大兴之兆,羽族之幸。”
“裴钰!”风刃唤在宫门外的裴钰,“传令下去,陛下得天降祥瑞,无需服食星流花粉便凝出双翼,着三部十二司即刻拟定吉日,为陛下补办展翼之礼。”
“是,”裴钰今日亦是历经悲喜,他略一沉吟又问道“王爷,那薛襟准备的那事?”
风刃回头瞪他一眼,“薛襟那个庸医,陛下凝翼之兆都断不出来,有什么用处,撵走了了事,记住,让他管好他自己的舌头。”
天逸听他两人问答,自然知道裴钰说的,是皇叔让薛襟准备的换翼手术一事,但是皇叔不想让他知道,他便装个胡涂是了。只是听风刃说要撵走薛襟,方才劝道“皇叔,我看薛襟还是有几分医术的,我此番凝翼涉及星流花神,他看不出来也是应当,怪不得他。”
风刃回头看了天逸一眼,见他神色如常“那就依陛下所言,下去吩咐吧。”“微臣遵命。”
天逸见裴钰退下,立刻滩坐到风刃的玉座上,撒娇道“皇叔,侄儿这折腾了一宿,现在又累又饿,不知道皇叔肯不肯可怜可怜我,赐侄儿些酒食。”
风刃见他那故意装着可怜的脸,笑中带出三分宠溺“你呀,都是本王纵得。来人,传御膳。”
天逸也不开口,只把右手二指举在额前,点一点头,调皮的行了个礼,又惹得风刃失笑,指着他说“你呀你呀,不可雕也。”
在羽皇陛下凝出双翼的同时,人族的不知名村落里,白庭君也睁开了眼睛,“醒了,醒了,羽还真,你快来看看,庭君哥哥是不是已经好了。”易茯苓见白庭君醒来,一边扶他坐起来,紧忙叫来羽还真。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她控制不住扑进了白庭君的怀里,白庭君捧着她的脸,凝视着这张他衷情了十数年的容颜,终于落下了深深一吻。这一次,再没有蚀骨的痛苦传来,这世上,也再无什么能阻止他们相爱了。
这段时间的澜洲大地,人羽两族都很热闹,羽族那边,做了许久羽皇但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现任羽皇风天逸得天降祥瑞,凝出黄金双翼,摄政王风刃亲自为他举行了展翼之礼,并在典礼上昭告天下即刻还政。
羽皇风天逸投桃报李,亦下旨加封风刃为辅政永亲王,执掌虎符,见君不拜,统领三部十二司,基本上就是帮风刃换了个名头。
随后,羽皇宣布发现了一种新的神花,可以让羽族的普通百姓亦有机会凝出双翼,并开始逐步发放这种神花的种子。一时间,澜洲羽族,人人称颂羽皇陛下为开盛世之君。要知道此前大多数的羽族,终其一生的努力,也不过是为了封上贵族,让自己的子孙可以有机会翱翔于天际,而现在根据羽皇的公告,最多不过五年,羽族人人家中便可种上时钟神花,自家的孩子只要满了年纪,便能展翼飞翔,而且就算是老迈的羽族,也有可能凝翼成功,这如何不让这些百姓欢欣鼓舞。
而人族那面,白女王无故失踪多日,熊棠代理国事,但自身能力威信皆不足,
众臣怨声载道,开始反抗。原国师天机子夜观天象得知白雪去世,联合众臣推选自己为新主。而前太子白庭君及时回朝,天机子不甘心还政于白庭君,意图使用法力谋害白庭君,被熊棠与羽族派来的士兵全力杀死。
熊棠随即拥立白庭君为人族新皇,白庭君重回太子之位,将择日登基。
而星辰阁中,七星灯预警,印池等人发现星相异变,星流花神不但没有觉醒的迹象,反而出现神力外散,神位不稳的预兆。众人无奈,只得外出寻找线索。
----
过渡一章,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记得,蠢作者第一章提到的,时钟花神的三个要求。然后,我一直在卖关子然而可能并没有人在乎的时钟花神的身份,风刃的前王妃-南茵梦。
最后,为什么时钟花神好像要怼星流花神呢?是道德的沦丧还是神性的扭曲,请继续收看下期,澜洲神花录(大误)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