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3

“是谁告诉你们,星流花粉对羽族是无可代替的呢?时钟花开之时,你自会知道,什么是更好的选择。“------时钟花神
风刃的飞车稳稳地停在星辰号旁边,风天逸带着裴钰从飞车里走出来,一眼便看到了一脸警惕地将易茯苓护在身后的白庭君。
“别来有恙呀,我的好同学,人族前.太子殿下。你好像很不欢迎我,没关系,我只是来开回我的飞车而已,马上就消失。若飞~“风天逸看着白庭君的样子便生气,出言讽刺。
“别别别,“易茯苓赶紧抓着白庭君的衣袖一角,”庭君哥哥,你就听我一次,羽皇陛下已经找到了帮你解毒的方法,我求求他就好了,他这人其实心肠也不坏的。“易茯苓抬头恳求地看着白庭君。”庭君哥哥,好不好。“
白庭君看着易茯苓隐有泪光闪现的双眸,微微点了点头,任由易茯苓把他拉到自己身后。
“啧啧,我可没有说过能有什么帮白庭君解毒的法子,易姑娘,你可莫要求错了人。“羽皇陛下看着白庭君又皱起的眉头,大笑起来。
“你,“易茯苓感觉又被戏弄,直觉要上前理论,被若飞拦了一拦,”易茯苓,白庭君不是中毒,蚀骨钉说起来应该算是种机关,而且主上一直与白庭君有心结,要想主上救人,还望姑娘多多忍耐呀。“
“那,“易茯苓一怔,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症结,她整了整衣袖,端端正正向风天逸行了羽族大礼 ,说道”是我才疏学浅,误会了陛下,还望陛下海涵。恳请陛下出手相救,我与庭君哥哥自然感激不禁,虽然我二人现在身无长物,但只要陛下有用得着我们的地方,一定在所不辞。“
风天逸看着眼前这个有点陌生的易茯苓,怔了片刻方道“好一个人族太子妃,果然知情达理,不似某人,白女皇真是没有看走眼,也罢,看在人羽两族和平的份上本皇就买你这个面子。至于谢礼吗,我看你们现在也拿不出什么东西,不如就以誓抵誓,本皇要白庭君立誓,你们两人有一人在世之时,除非羽族先行起兵,人族都不会与我羽族有秋毫进犯之心,否则——千刀万刃,蚀骨噬心。皇冠落地!众叛亲离!孤独至死。怎么样?“风天逸抬起下巴,挑衅的看向白庭君。
白庭君闻言神色大变“你要我立誓?我母皇呢,我母皇出了什么事情。“
“哎呀,不赖吗,白太子看来也没白当这么多年的太子。“风天逸点了点头,”霜城那边传来消息,白女皇已经失踪了。“
“母皇,不行,我要回霜城。“白庭君转身欲走,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身边的裴钰拦下。
“人族那边少你白庭君几天翻不了天,但是羽皇的要求既然已经出了口,没有一个结果,谁也别想走。“风天逸歪头看着白庭君,”我劝你安安心,先把身上的蚀骨钉除了,本皇好人做到底,你要是想回霜城,本皇还可以借人给你,回去主持大局。羽还真!“风天逸回头唤羽还真的名字,”这边交给你了,不要忘了,你欠了本皇什么。“风天逸说完扭头回了飞车。
“羽还真,是你呀!“易茯苓本来见到形势不妙,心中大急,没想到最后风天逸唤出来所谓可以解蚀骨钉的人,竟然是羽还真,一下子惊呼出口。
“茯苓姐姐,太子殿子,好久不见,你们还好吧。”羽还真本来正在研究风天逸给他的资料,根本没察觉到现场的动静,忽然被风天逸大喊惊了出来,整个人还没回过神来。听到易茯苓叫他才发现飞车已经停了,而且白庭君正在眼前。
三个人中,白庭君心神不属,易茯苓焦急着想给白庭君解蚀骨钉,倒是羽还真心情不错,他听易茯苓说完,伸手拉过白庭君的手看了看,大忽小叫道“太子殿下,这不得了了,你这个血誓已经深入五脏六腑,随时可能要了你的性命,你这是下了什么誓言呀,为什么自己都不知道避着点?”.
易茯苓听到此处不由落泪,将白庭君所发之誓说与羽还真。
羽还真沉吟片刻,说“那就难怪了,情爱一事,就算恋人永不相见,但心中的爱慕却不曾有一刻停歇,这种爱会时时引着蚀骨钉发做,殿下您能支持到此时,已经算是运气不错了。“
易茯苓听了更是心中大恸,但却不敢再触到白庭君丝毫。
白庭君见易茯苓的样子,心下也是难过不已,只得先压下对母皇的担心,说道“苓儿不用为我担心,我还撑得住。“他转头看向羽还真”羽还真,你可有办法?“
“嗯,“羽还真点点头,”要是以前我还没有办法,不过陛下刚刚给我些资料,只要立一个新誓,我就有办法用新誓把原来的那个换掉,只要随便发个永远都不会做的誓就好了。“羽还真喘口气道,"不过,陛下说这个法子是他想出来的,不让我随便用,我曾经弄丢他一个东西,他说要我再找一个赔他之后,才让我用这个法子。"羽还真沮丧道"那东西如何再找一个,要不,我们再去求求他?“
白庭君本来已经下决心要答应风天逸所说的新誓,听到此处,不由攥紧了拳,“风天逸,你欺人太甚!“
易茯苓却不肯放过这一线生机,问道“是什么东西,难不难找?“
羽还真挠挠脑袋,“是花神佩,我当时一打开它,它就自己飞走了,陛下当时气极了,还说我毁了他的一生。“
易茯苓的眼神一点点暗下去,白庭君却眼神闪动,终还是不忍见易茯苓绝望,从身上掏出花神阳佩,递给羽还真“你看,是不是这个?“
…更完滚去开车

评论(24)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