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1(刃逸)

“王爷,微臣查到一处异常,”雪凛叛逆的第二日,风刃磨磨蹭蹭地错过了早朝,呆在宣勤殿遛猫,裴钰前来回复,风刃摸着黑猫光滑的皮毛,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说吧。”
“微臣昨日连夜问询,除了联系菁英会的下属,在禁军安插人手,陛下回来后,只有一件事微臣认为可能和昨日禁军无法展翼有关。”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那些废物点心现在能飞了吗?”风刃问道,“回禀王爷,大部分已经可以展翼了,但是仍有一些还不行,微臣查找这些人的不同,发现二日前,他们是最晚巡夜结束的。微臣猜测,一定是宫中禁军的饮水出了问题。”
“没错,所有的禁军都中了招,只能是水。”风刃点了点头。
“但是这种东西中了之后毫无异常,微臣问过几个禁军统领,之前完全没有察觉,即使发现了异常之后身体也并没有任何不适。有个刚刚举行过展翼礼的禁军认为,完全是未成年羽族无法展翼的感觉。而绝大部分人今天早上睡醒之后就恢复如常了。”
“羽翼没了还睡得着觉,如此宽地心,一定是和我们陛下学的。”风刃轻笑“继续~”
“是,陛下在前几日,曾多次派宫人去南梦亭收集花朵上的露水,说是和易茯苓学了个什么泡茶的方子。”
“他那个舌头,怎么可能喝得下人族的热茶,你去看过了吗?”风刃把猫放下,任它自己跑走,抖一抖衣袖,“走”
风天逸现在有点头疼,因为从下朝以后雨瞳木和月云奇二个人就一直在围攻向从灵,逼问他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一夜之间,飞霜郡主会忽然非他不嫁了。昨天做成了谋划已久的大事,大家都正在兴头上,凉月宫又传来这等消息,今天好不容易抓着向从灵,可不要好好拷问拷问。风天逸看着向从灵求救的目光,只好给他解围,“行了,行了,你们俩个,赶紧赶紧,滚去干活,回头等若飞回来了一起治他。”
雨瞳木和月云奇对视一笑,留给向从灵一个“你小子等着”的眼神,行礼滚了。
“从灵,我一直当你是兄弟,飞霜这个事情,我之前也和你说过,是本皇使了手段,故意让她误会了一些事情,飞霜要嫁你,自然也是存了心思的。”风天逸转身看着已经跪下来的向从灵。
“主上,从灵爱慕郡主已久,只要陛下的意中人不是郡主,属下可以付出一切求得郡主一顾,哪怕是婚礼之上被郡主一剑刺死,从灵也心甘情愿。”
“好吧,那记得我说过的话,也记得你自己的话,希望这一次,上天可以眷顾你们。”
“谢陛下。”
“来人,摆驾凉月宫。”
“见过羽皇陛下。”雪飞霜正独自在殿内练舞,听到外边宫人向风天逸行礼之声,停下了动作,立在门前,等着见羽皇陛下。
片刻之间,一抹明黄便出现在门边,风天逸一个人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宫人拉上了殿门。两个人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这两孩子都酝酿演技呢~~~)
“飞霜,我不知道你脑子里想的什么,但我希望你可以不要胡闹。”风天逸被雪飞霜盯了许久,脸上的表情终是软了几分,先开口道。
“羽皇陛下,我并没有胡闹,哥哥故去,雪家凋零,我必得寻一个破局之方。”雪飞霜露出了从来没有在风天逸面前展现过的,雪家人冷酷地算计。
“雪凛新丧,你的事,可以先缓上两年,难道我南羽都的郡主还愁嫁不成?”
“这门婚事,正是哥哥生前所愿,飞霜父母早亡,是哥哥把我一手带大,热孝成婚,也算是全了兄妹之情。”飞霜寸步不让。
“一派胡言,雪凛怎么可能会想让你嫁给从灵。”风天逸被她气得甩手,开始在殿内踱步。“为什么是从灵?”
‘哼!’雪飞霜在心里冷哼一声,面上不由带出三分讥色“为什么不是向从灵,向家也是羽族高等贵族,向从灵人品出众,又是羽皇心腹,而且对我情根深重,对一个失了家族的郡主来说不是很好的选择吗?”
“谁和你说向从灵对你情根深重的?”风天逸伸手似乎要去抓她,忍了忍,又放弃了。“从灵不想娶你,让你另择佳婿。”天逸转过脸去掩去了脸上的表情。
“是吗~”雪飞霜拖上了话音“那没有关系呀,向从灵对陛下忠心耿耿,只要陛下下令,他是一定会高高兴兴得娶我的。”雪飞霜的语气里充满了少女的天真“而且我一定会好好对他,为向家开枝散叶,做一个合格的向夫人的。这应该也是天逸你所愿吧?”
空气似乎凝固了,飞雪看着天逸僵硬地背影,两行泪水静静地流下来,‘天逸,我真希望,你可以明白,失去你,我有多么心痛。’
“你,决定了?”风天逸这句话像是从唇缝中挤出来的,“决不后悔。”雪飞霜亦是斩钉截铁。
“好,记住你今天说过的话,好好对他。”风天逸大步走到门前,推开宫门离开,“明日我让人来宣旨,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
“绝对不会!”
从凉月宫出来,天逸的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现在的局面,其实已经好的超出他的想象了,但是听到飞霜眼泪滴在地上的刹那,他还是忍不住要逃走,他不由得向南梦亭走去。
沿路看到皇叔的侍卫和远处立在亭外的身影,天逸的脚不由轻松了几分,“皇叔。”他大步走到风刃身后,提高了声音。
“那是什么?”风刃却没有回头,他的注意,都已经被远处摇曳的小花吸引住了。风天逸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丛时钟花,正在风里摇着头。天逸将要拍到风刃肩上的手被他收了回去。“那是时钟花,是我从宫外无意间得来的奇花。”
“时钟花,”风刃沉吟着,“我看开得倒是别致,不如也移上几株,到我的宣勤殿去。”
“皇叔随意。”天逸收敛了一下情绪“我曾经答应过赠花之人,要让这时钟花开遍澜洲大地......”
“哈哈哈”风刃好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大笑起来打断了天逸地话,待收敛了笑容,又斜眼打量风天逸“你这个宏愿发的好,要不是我从小看你长大,我几乎要以为,我对面的是人族太子了。”
风天逸也笑了起来,“要不是见皇叔站在这里,单这个听话听一半的毛病,我还以为是在和易茯苓聊天呢。”
------
皇叔的心里活动:等等,我怎么感觉受到了调戏?!!
啊啊啊,蠢作者今天扒墙头了~~~这篇填完,我要写糖酥~~(你这个反射弧还能不能再长点了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