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10(刃逸)

“裴钰,你把金羽令给我供到皇兄灵前去,反正陛下也用不着!来人,给本王倒酒!”
风刃返回宣勤殿后,径自往宝座上一斜,开始喝起酒来。
“王爷,今日陛下羽翼丰满,王爷得偿夙愿,应该高兴才是。”裴钰见风刃喝得着急,不像是高兴,倒好似喝得闷酒,从旁劝道。
“高兴,本王自然是高兴的很,羽翼丰满,好一个羽翼丰满。”风刃灌酒的动作停了下来,他眼光一转,“能让整个宫中禁军不能展翼的办法,本王闻所未闻,裴钰,你去查查,宫中最近可有什么异常?”
“是。”裴钰知风刃是要支开自己,只得领命,出殿联系宫中眼线。
“去找人问问,陛下去哪儿了。”裴钰离开,风刃又饮了几杯,像是随口问问一般吩咐左右,不过片刻,便有宫人回禀“王爷,陛下出宫去见郡主了。”
“雪飞霜,他倒是真有些怜香惜玉的心情。”风刃端起酒杯送到嘴边,没有急着去喝,而是盯着酒杯好似它开出了花似的。慢慢笑了起来,这一笑,直至心底,好像心中也开出了花来。
风刃自然不是在笑风天逸,也不是在笑雪飞霜,他在笑什么,其实他自己也有点分不清了。
一个失了势的摄政王,想要打探羽皇的行踪,无异于痴人说梦。风刃其实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即使是被人当面斥责“陛下的行踪岂是你能够探听的!”也可以微笑行礼,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消息就这么随随便便的问下去,平平常常的送回来,就像之前他千百次问过的一样。天逸没有动宫内他的眼线,不,应该说,是没有对宫内做任何调动。按理说,有了今日雪凛逼宫之事,羽皇陛下应该先封锁宫内任何消息流通,再慢慢将重要职位都换上他信得过的人,而不是现在这样,随随便便的出宫去了。这些为君的手段,天逸不可能不懂,但是他没这么做,为什么呢?
为了皇兄的托付他这些年是怎么对天逸的,风刃心里清楚,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天逸杀掉的准备。但是,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认为自己已经当做祭品献出去的东西,会被天逸再双手捧着送回来。他本来以为他的心早已经是冰冷的,当茵梦死去的时候,当皇兄让他立誓的时候,当他一次次推开天逸的时候,早已经一点一点冷去,不剩一点温度。但是刚刚,他忽然又觉得他错了,因为他感觉到,他的胸中,是暖地。
“天逸呀,我的好侄儿,皇叔倒真有些,看不透你了。”(根据我的设定,皇叔现在对天逸还是亲情,而从这一刻开始,他开始不再用看侄子,看孩子的眼光看待天逸了。)
羽皇陛下可不知道他刚刚已经无意间叩响了皇叔的心门,他现在,正站在雪飞霜的面前,试图改变飞霜的命运。
“天逸,他们说你杀了哥哥,这不是真的,告诉我,天逸,这不是真的。”雪飞霜明显已经哭了许久,她的眼已经透红,她其实已经明白了雪家逼宫失败的事实,只是当一个她爱了那么久的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她还是伸了手,想要抓住那最后的稻草。
“雪凛当众谋反,行刺本皇不成,已经死了。”
“啊~~为什么,为什么,天逸,哥哥只是被风刃挑唆地,为什么要杀了他,我明明,明明只要,”飞霜终于崩溃地大哭起来,双手死死抓着天逸的两侧衣领,整个身子却都失去了力气。
天逸握住雪飞霜的双手手腕,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看着我,飞霜,你是南羽都的飞霜郡主,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郡主,有雪家,我是尊贵的郡主,没有雪家,我还算什么郡主,我什么都不是。”雪飞霜失神的喃喃着。
“你错了,飞霜,有你,雪家就还有一位尊贵的郡主,你如果不坚强起来,那雪家那些没有罪的妇孺便彻底没了依靠。”天逸定定的说。“我并没有要诛雪家九族,看在你的份上,看在风雪两家祖先的份上,我甚至没有因为雪凛行刺定罪雪氏一族。”
“什么?”雪飞霜瞪大了双眼,“风天逸,事到如今你还要骗我,”她指着自己的屋外“外面雪家几百口已经入了狱,你竟然和我说,你没有定罪!”
“那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有罪,”风天逸将她按在座位上“外面几百个雪家子弟,没有一个是因为今天的事被加罪的,我抓他们,是因为他们早就已经犯了国法,你可以一个一个去看,你雪家的这些男儿,没有一个是手上干净的!”
“不,不,不会的。”雪飞霜已经愣住了。
“你若是不信,你可以一个个去查!”
飞霜彻底愣住了,“我承认,我的确是借机抓人,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他们每一个人,都不会因为行刺之事受到加刑,如果雪家毁了,也不是毁在我手里,而是毁在他们自己手里。”
“这,这......”雪飞霜终于冷静了下来她呆呆得看着风天逸。
“我今天来就是怕你想不开,做什么傻事,你要记得,有你在,雪家就在。那些入狱了的雪氏子弟的妻儿,如果没有依靠,会经历些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你要好好地,高高的立着,那些人的仇人才不会毫无顾忌,雪家,才有翻身的可能。”
“翻身,翻身!”雪飞霜反复叨念着这两个字,“可是天逸,哥哥是受风刃的指使的!哥哥是被骗的!”
“可是他在祁阳宫里喊出了,‘大军一到,这南羽都,就是雪家的天下!’”风天逸恨恨得吼到,“飞霜,我是对你有愧,但是雪凛,他死有余辜!”
“对我有愧,你对我有什么愧?你为何要对我有愧?”雪飞霜好像一下子抓到了重点,“你做过什么?”
风天逸察觉自己好像说漏了嘴,抿唇不语。
“天逸,你告诉我,天逸!”
风天逸脑中百转千回,终于开口“其实我一直知道你对我的感情,”雪飞霜怆然一笑“是呀,整个南羽都有谁不知道呢?”
“但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是绝对不可能娶你,更不可能爱你的。因为我喜欢的,根本就不是女人。”风天逸说完闭上了双眼不敢去看飞霜的眼神。
“什么!!原来,原来如此。原来不是我够好,而是~~~”雪飞霜失神道。
“对不起飞霜,我现在还不够强大,保护不了他,不能让他在羽族无法立足,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一直利用我是吗?因为我,没有人敢送女官给你,更不用提纳妾,你就可以和,和谁,是谁?”雪飞霜低声的问着,两行热泪不断滴在地上。
“现在不能说,等我再强一点,飞霜,我看你可能需要静静,我先回宫了。”风天逸不敢再看雪飞霜,他知道,今天这步棋他应该是走对了,能不能成,却只能看天意了。
----您的背锅侠向从灵上线---
雪飞霜静静哭了好久,哭自己错付的爱情,哭自己死去的哥哥,哭那些失去了亲人和所有的雪氏子弟。然后她决定要振作起来,风天逸说的没错,她这个郡主是先皇御封的,对付一下那些以前根本不被她放在眼里的敌人还是没有问题的。
哥哥已经不在了,他带着雪家走得太快,已经无法回头。其实飞霜也不是从来没有想过今天,现在无非是最坏的情况出现了。雪家注定没落,但还没有到绝望的时候,只要有她在,就算不能再凌驾八大贵族之上,做个一般的贵族家族,慢慢发展也是可能的。
所以她一定要挺住,雪飞霜怀着深深地战意睡去。
但她毕竟只是个刚刚失去亲人的少女,当她梦到亲眼看着哥哥死去,她还是哭醒了过来。
“来人,水。”她喊自己的侍女,进来的却是一个完全在她想象之外的人。“向从灵?怎么是你!”雪飞霜吃惊道,然后她才发现,自己也不是在自己的寝室了。“这是哪里?”
“郡主,你终于醒了,太好了。您生病了,已经昏睡了两天了,陛下担心雪家那边太乱,把您接到宫中来了,这里是凉月宫。”向从灵看着飞霜醒来,松了一口气。
雪飞霜却盯着向从灵俊美的面容出了神。“郡主,郡主,您喝口水~”向从灵端着水送到飞霜嘴边。
是了,是了,我怎么一直没想到,飞霜盯着从灵一开一合的唇。都是从小一起长大,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比我和天逸待在一起的时间多出一倍。向从灵以前总是特别关注我,我还以为他喜欢我,其实是不是,他是一直把我当做情敌在观察我?
天逸不爱女人,向从灵呢?
雪飞霜脑子里无数念头闪现,她就着从灵的手喝了两口水,下定了决心,要试探一下,她忽然双手环住从灵的腰。“从灵,我好冷,你抱抱我。”
“郡主,郡主。”向从灵双手正托着碗,被雪飞霜抱个正着,一颗心只恨要跳出来,而雪飞霜竟然变本加厉摸索起来,“从灵,哥哥死了,天逸也不会要我了,我该怎么办?”雪飞霜地声音带着颤抖,听得向从灵整个人都疼了起来,这是他一直爱着的飞霜郡主呀!
“从灵,你要了我好不好,我不求名分,只要你能帮帮我的族人一点小忙,就现在,你要了我好不好?”飞霜把自己贴近向从灵的胸膛,那里咚咚响得厉害。
“不不,郡主,你别这样,你是高高在上的郡主,我,我。”向从灵开始失措的推拒。
“没有什么郡主了,从灵,你不明白吗?”雪飞霜却又步步紧逼。
“我不行,我不行,不行,陛下他”从灵终于挣脱了雪飞霜的怀抱,满脸通红地跑了出去。
果然吗?雪飞霜整理着衣物,从灵最后的那句“我不行”和“陛下”似乎验证了飞霜自己的猜想。风天逸喜欢的,一直都是向从灵,而且说不定,向从灵已经是他的禁脔了。
“去转告羽皇陛下,我要嫁给向从灵,他要是不答应,我就去碰死在先皇陵前。”
----
从灵小哥呀,你虽然背锅,不过也让你娶到飞霜啦,虽然是黑化的,不重要!~~~只要你好好待她,未来还是幸福可期的呀--------------来自亲妈的问候

评论(18)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