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9(刃逸)

三日后 祁阳宫 风刃与雪凛应约而来
风天逸早早在宫门外等候,将两人迎进宫中,请风刃上座,他与雪凛分别坐于左右下首。
“拿酒来,”风刃走上玉阶,不去入座反而吩咐宫人上酒。雪凛和天逸也自然不好入座,站在阶下。
“今日能让陛下设宴请我,真是我的荣幸。这些年来我每每谦恭自省,如履薄冰,生怕哪个决断有失,还给陛下的江山有所缺憾,会愧对九泉之下的皇兄。这第一杯,是敬皇兄的。”
风刃仰头,边说边将杯中酒洒在地上“臣弟,今日算得功德圆满。”
风天逸抬头看着他的皇叔,“皇叔这话说的太早,皇叔风华正茂,以后自是要帮我南羽都扩土开疆,今日算什么功德圆满。”
风刃偏了偏头,笑笑“过了今日,我便要卸下这摄政王的重担,过自己逍遥快活地日子去了。”
风天逸也笑了,不再提这个话题转而催促风刃入座“皇叔说笑了,还是快请入座吧~”
“是呀,王爷还是快快入座!”雪凛也跟着劝道。
“不急,”风刃转向雪凛“这第二杯酒是敬雪大人的。雪大人,你我一殿为臣两朝尽忠,求得不过是史书上的千秋一笔。大人,可知自己的一功一过?”
雪凛接过宫人递上的酒杯“微臣愿闻其详!”
“我南羽都能有今日的繁荣鼎盛,全仰仗雪大人这样忠心耿耿的肱股之臣来执掌大局,这功,自然是辅佐社稷之功。”风刃抬抬酒杯,示意雪凛。
“王爷严重了。”雪凛面露得意,饮下杯中酒。
“本王应当敬你。”风刃饮尽杯中之酒,大步走到主位座定。
风天逸站在原地,问道“方才皇叔说到雪大人一功一过,不知道这一过是何。”
风刃示意宫人给自己倒酒,吩咐“给陛下和雪大也满上,不如喝完这杯再说。”,三人遥遥举杯,饮下杯中酒。风刃忽得大笑起来,将酒杯掷碎于地下“我风刃,等这一天已经等很久了!至于雪大人的过吗......”
雪凛见风刃掷杯,已经站了起来,此时一步上前,伸手拦住了风刃的话“我这一过吗,就是忍这小儿忍得太久了,王爷登基才是人心所向,弑君的罪名我来背,来人!”
“在!”随着雪凛一声令下,便有雪凛的心腹亲兵从宫外执箭冲进祁阳宫内。
一见这番情景,包括裴钰在内的众位亲侍纷纷抽出兵器,护住各自的主上。
雪凛喝到“风天逸,交出你的玉玺和第三块虎符!”
风天逸看都没看一眼围上来的雪氏亲兵,只是定定地直视雪凛“雪凛,你当众谋反挑拨我们叔侄关系,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掉得。”
“你倒是嘴硬,动手!”
雪凛一声令下,雪氏亲兵正欲动手,却忽然人人有异,口中呻吟,纷纷倒了下去,看得雪凛和风刃一怔。”这是怎么回事?”
 
羽皇陛下却好像早有预料“你以为,我什么准备都没有,就敢跟你斗吗?雪凛,你素日欺横霸道,不知道会不想到会有今日,妄图谋逆,却发现自己才是众叛亲离的下场。”
“小儿,你该不会认为如此的雕虫小技,就能伤到我的筋骨吧。”
天逸不去理会雪凛,只去看摄政王,风刃看着满地的雪氏亲兵,目光似惊似述,无以言表。
“敢问你该如何对付,宫外的三支禁军?”
雪凛问完,天逸却并不做答,仍盯着风刃,一时间祁阳宫中陷入了静寞。
“不急,我还有一份礼物要给。”风刃说着,从袖中的暗袋中掏出了金羽令。一见金羽令现,风天逸和雪凛同时笑了起来。
雪凛笑到一半,察觉到风天逸似乎笑得比他还大声,心觉有异,收起笑容,沉下脸来“小儿,你死到临头,还在硬撑。”
天逸的笑容却怎么也止不住,“雪大人,你不觉得这祁阳宫安静得有点可怕吗?”
雪凛与风刃对视一眼,不错,按照常理,此时就算宫外雪氏的三支禁军没有杀到,宫内受金羽令号令的禁军也应该早就到了。
“今天宫内禁军,没有一个人可以凝出翅膀,一支失了翅膀的队伍,被我的菁英会兄弟拦在祁阳宫外,我想不会十分让人吃惊吧!”天逸一抖衣袖,转身面对雪凛。
“天逸,你很好。”而在风天逸身后,风刃说完这句随手把金羽令抛给了裴钰。
风天逸从向从灵手中接过他的配剑,“雪凛,我就替皇叔把刚刚没有说完的话说完。你欺君擅权,紊乱国政,上违遗诏下虐生民,此一过已掩盖所有过往之功。我今日,便要亲手肃清朝纲。”
雪凛心里不详之感愈强,但仍笑道“皇帝轮流做,今天也该换换了,等我的三支禁军一杀到,这南羽都就是我雪家的天下。”
“你的重兵都安排在天和坛了吧,”一旁的裴钰插言,“王爷早有安排。”
“报~~羽皇,天和坛的叛军已全部拿下,隶属雪氏的三支禁军已宣布投降。”此时宫外终于有禁军入内,带来的却是一个让雪凛混身发冷地消息。
“原来你这才是你真正的计划,我竟着了你们叔侄的道。风刃,你欺我太甚!”雪凛终于脸色大变,大打出手,抢夺了兵刃,展开双翼直指风刃。
如此时机风天逸怎能错过,当即执剑挺身,与雪凛斗在一处,不过三五式,趁雪凛兵刃不趁手露出破绽之机一剑当胸而入,再补上一脚将他踢倒在地。
“你,”雪凛倒在地上,口透鲜血,手扶在伤口,勉力支撑。
天逸手持染鲜之剑,从上俯视着雪凛。“剑上之毒,名踏雪寻梅。以彼之道还之彼身,雪大人,不送了。”
雪凛挣扎几下,终于不再动了。
风天逸将剑交还向从灵,回身向风刃行礼“侄儿多谢皇叔。”风刃看一眼雪凛地尸体,又看看眼见这个风姿卓绝地羽皇陛下,目光闪动,终是什么也没有说,扭头离开。
而裴钰则没有跟随,他走到天逸面前“陛下,王爷他......”
“哎~”天逸抬手阻住他的话头“皇叔一片赤诚,天逸心中已然全知。裴钰你放心,这世间,没有什么能够挑拨我和皇叔之间的关系。烦你转告皇叔,这南羽都,虽然只有一个姓风的皇者,但是什么时候,皇叔都能全权代表我。”
“谢陛下,微臣定当转告王爷。”裴钰向风天逸深深一礼,追着风刃离开。
------
终于搞定雪大人,下一章还有雪飞霜,着急!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