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8(补完 刃逸)

“主上,我和易姑娘回来了。”杜若飞和易茯苓回到祁阳宫,祁阳宫中却一片莺歌燕舞,歌舞升平,完全没有外边的紧张之态。而羽皇风天逸,正在欣赏着歌舞,愉快地喝着酒。
“若飞回来了,易茯苓,你也回来了呀,没找到你爹?没关系,我这边有你庭君哥哥的消息了。你要不要听?“
易茯苓眼见祁阳宫多了好多伶人婢女,风天逸一副沉溺声色的样子,本来正打算抱怨几句,听到这句话,出口的话变成了“真的吗?庭君哥哥他怎么样,他好不好?“
风天逸就着酒壶灌了一口酒,“不算太好,应该也不算太坏吧。“
他歪着头,看了一眼易茯苓,又灌了一口“你要去找他吗?想去找他的话就得赶紧去,他现在已经被星辰阁通缉了。“
“被星辰阁通缉了,怎么会?是不是,是不是又因为我?“易茯苓这次倒是大包大揽上了。
“和你没什么关系吧,听说是把七星灯砸了,嗝~我的人已经发现他的踪迹了,若飞,“风天逸扔给若飞一块玉佩,”你俩休息休息就走吧,告诉白庭君,他欠本皇一个天大的人情。本皇,本皇先睡一会儿。“说完便往案上一府,没了动静。
“风天逸,风天逸,你怎么睡了?“易茯苓推了推他,天逸毫无动静。
“易姑娘,主上交待过,你们如果回来把这个交给你。“雨瞳木递给易茯苓一个盒子,”里面是白庭君前天出现的位置,暗线的联系方式,事不宜迟,你们赶快过去吧,这边有我们。“
易茯苓咬了咬嘴唇,转身向宫外跑去。杜若飞也跟着易茯苓离去。
等他们都离开,雨瞳木轻轻唤风天逸“主上,他们都离开了。“
风天逸直起身,“安排得怎么样了?“
“启禀主上,兄弟们都已经安排妥当,随时可以起事。“
“让我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让皇叔,给我这个机会……“

南羽都的气候就像三岁小孩的心情一样,虽然大多数的时候是晴空万里,但是如果要变脸,也是豪无预兆,风天逸出宫的时候明明还是晴空万里,轿辇行到一半,竟然下起了大雪,风天逸看着外面飘起的雪花,眼看他的生辰越来越近,展翼礼也是迫在眉睫,但是这两个时间对他而言,都不是起事的好时机,至于求娶飞霜,更是想都不要想。而皇叔这次大概是气得狠了,他“沉溺声色”这么多天,皇叔不但不闻不问,还特意下旨免了他听朝,该怎么再制造一个机会呢。
“大胆,见到羽皇銮驾竟不相让。”风天逸回过神,原来是雪凛的轿子从对面走来,
瞳木还在呵责“既知是羽皇,为何还不相让?”
“雪某赶着去和摄政王议事,这里是去宣勤殿最近的一条路,实在无法耽搁。”
羽皇陛子暗暗扯了扯嘴角“既然如此,就让雪大人先过吧。”
“主上!”“我们让一让。”
见风天逸的轿子让到一边,雪凛占了中间主道,却还是不肯罢休。
“摄政王失了心爱的乐器,听说这几日寝食难安,人都瘦了一圈,我看可能坚持不到陛下的生辰就要大病一场了,我这个外人看着都人疼,结果听说有些人还有心情寻欢作乐。”
“雪凛,你不要欺人太甚?”雨瞳木听不得雪凛编排风天逸,出口制止。
雪凛却似没听见似的,回头吩咐家奴“今日天气寒冷,我这脚上的鞋子似乎单薄了些。雪忠,把那双厚实的给我拿来。”
雪忠取来靴子要给雪凛更换,雪凛怒道“天寒地冻,换鞋,你是要冻伤我吗?”
“那小的吩咐人给您拿个火盆去。”
“摄政王还等着我议事呢,假如有个纯阳体质的人肯为我屈尊,我心头一暖,自然就不觉得冷了。”
雪忠去看风天逸,正对上羽皇冷冷的目光,心中一凛。
“我来给你换吧,落轿。”风天逸给雨瞳木使个眼色,让他稳住,从雪忠手里接过厚靴,单膝跪在轿前,为雪凛换了鞋。
“多谢陛下体恤下臣,下臣着实着急,这就告退了,走。”
“主上,您也太委屈了。”雨瞳木眼见雪凛的轿子大摇大摆的离开,气得眼都红了。
“无妨。”风天逸冷冷地说,“通知兄弟们,三天后,我亲手取此人首级。”
当天夜里,风刃正在与一众大臣饮宴,却见风天逸摇摇晃晃走了进来,一望便知已经喝了不少。
摄政王把眼神一低,放下手中的酒杯,“你来做什么?”
“侄儿有些私事想跟皇叔商量。”天逸站在阶下,静静看着风刃。两侧大臣要先行告退,却被风刃制止。“诸位都是羽族的的重臣,有什么事是听不得的。”
“也是,诸位都知道,本皇不慎遗失了皇叔心爱的琴,内心万惶恐,想请皇叔与雪大人饮宴,三日后,我在祁阳宫摆下酒宴,正式给皇叔道歉。”
“雪大人,本王听闻他今日还不顾尊卑,本王知道后狠狠责罚了他,将他回家思过,你现在又要宴请他与本王”,风刃喝尽了杯中酒,站起身来,“是何道理。”
“识时务者俊杰,本皇也明白这个道理。雪大人如今权倾朝野,又是皇叔的心腹,我怎么能和他计较什么。”风天逸面无表情,一字一字道。
风刃直面着天逸“你这是要和本王和解的意思,或者本王再把话说的明白一点”他走到玉阶的侧沿,蹲下身子“你是准备好了,”伸手指指天逸“做一个傀儡了吗?”
“一个死去的英雄,不如一个活着的傀儡有价值。”
“哈哈哈哈”风刃笑着站起来,“我的好侄儿,听闻祁阳宫最近夜夜笙歌。侄儿的酒量一定不错,如果你能将这桌子上的酒全部喝光,本王就允了你。”
天逸微微一笑“这有何难。”
天逸挨个拿起席间的酒壶,将其中美酒一一饮尽。
“可以了吧。”
“哼”风刃哼笑一声“去给雪大人传令,三日之后,本王与他共赴羽皇陛下的宴席。”
“多谢皇叔!”天逸摇晃着身子,歪歪扭扭地向风刃行礼。
风刃哼笑着,指向天逸道“孺子可教。”
是夜,风刃于密室中吹奏乐器,雪凛气冲冲地冲进密室“王爷,微臣实在想不明白,既然已经决定动手要杀风天逸了,还赴的什么宴!而且也是宴无好宴。”
风刃睥了他一眼,放下手中的乐器“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通知你的手下,三日后准备动手,掷杯为号。你心急,风天逸的心,比你的还急。”
===========
其实最急是的作者我,赶紧把姓雪的弄死一批,我皇要谈恋爱!
Ps:天逸是故意让雪凛欺负的,目的也是催皇叔下决心早动手~~嘿嘿嘿

评论(8)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