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7 (刃逸)

风天逸目送风刃离开,直到摄政王的身影远的再也看不见,才招呼左右,返回青荇堂。
易茯苓正坐在那里发呆,见到风天逸进来,急急冲到他眼前“风天逸,我刚刚听说!”天逸一摆手,“根本就没有什么南风?”
“没有南风,我刚刚~”易茯苓指着门口。
“你刚刚见到的,是我的皇叔,南羽都的摄政王,风刃。”
“啊!”易茯苓瞪大了眼睛,“他是摄政王?他刚刚说……”
风天逸低头,靠近易茯苓地脸“他刚刚是不是说,只要你练好了曲子,他什么都能答应?”
“哦?哦!”易茯苓看着羽皇陛下近在咫尺的容颜,不自觉向后退了退,迟疑的点头。
“你这个笨丫头,”风天逸伸出一根手指点她的额头,“让人卖了还能帮人数钱呢,我看你这几天种的花不错,本皇就大人大量勉强算你通过。”
“啊!”易茯苓还没有回过神来风天逸又说“正好你父亲那边有了点消息,我让杜若飞陪你回人族去找你爹吧。”
“什么,有我爹的消息了?我爹怎么样了,他好不好?”易茯苓听到父亲的消息,瞬间就把之前的疑问都抛开了。
“好不好还不知道,不过已经被人救出来了,我猜,救他的人搞不好是羽还真,你收拾收拾,明天一早出发,我把飞车借给你,希望你们父女能早日团聚。”
“真的吗?羽还真,竟然是羽还真!风天逸,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羽皇陛下撇了撇嘴,“现在不急谢我,别忘了,你庭君哥哥的蚀骨钉还只有一点头绪呢。”
“啊,”易茯苓被风天逸接连抛出的消息搞得已经分不清喜悲,只觉得千头万绪,整个人都是乱得。
风天逸见她这个样子,心里也不由得一软“行了,反正白庭君那边,见不着你,十个八个蚀骨钉也怎么不着他,你还是先找到你爹,问问他让不让你嫁人再说吧。”
“风天逸,你又胡说!”
“你自己慢慢想吧,本皇回去睡觉了。”羽皇陛下不理正在跳脚的易茯苓,摆驾回祁阳宫了。
“风天逸!”风刃回到宣勤殿,忍了又忍,还是禁不住发了脾气,把个酒杯摔个粉碎。
“王爷息怒!都是卑职办事不利,坏了王爷的大事。”裴钰见风刃气得厉害,忙跪下请罪。
“罢了。”风刃发泄过一通,勉强压住了怒火,“跟你没有关系。风天逸这个蠢货,该紧盯着的时候犯蠢,现在本王要给他擦屁股,他倒精明起来了。”
风刃扶住了隐隐作痛的额头,吩咐裴钰“雪家那边,抓紧进行,我这个摄政王,真是一天都不想多当。”
“是。”
 
第二天清晨,易茯苓便和杜若飞驾驶着星辰号离开了南羽都,回易茯苓和她父亲原来的住处,寻找易千机的下落。
而风天逸只比易茯苓晚了半日,等月云奇去取到了碧桐琴,便带着几个贴身的侍卫,扔下一句为皇叔寻找生辰贺礼,开着摄政王的皇家飞车,拐了摄政王的心爱名琴离开了南羽都不知去向。气得风刃又摔碎了几个酒杯。
易茯苓和杜若飞回到她原来的住处,发现她父亲的确回来过,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两个人四处找寻不到易千机的痕迹,只得无奈之下返回南羽都。由于风天逸特意交待过,杜若飞掐着点,绕路找了几个羽族出名的景点,好好玩了几天陪易茯苓散了散心,才在摄政王生辰第二天抵达南羽都。
到达南羽都后二人去找风天逸复命,却发觉宫中气氛紧绷,杜若飞拖了相熟的宫人询问,得知摄政王寿宴之时,风天逸与风刃当庭大打出手,现在整个宫一副风雨欲来之势,人人自危。
风天逸当然不会错过风刃的生辰,他紧赶慢赶,总算是办妥了事情,在寿宴之前返回了南羽都,寿宴当天,摄政王迟迟未到,羽皇陛下却未见心焦,反而饶有兴致得使人设了琴台,自顾自的抚起琴来。
等到风刃入殿,便听到羽皇陛下正在弹奏一曲没有听过的曲子,一曲奏罢,风天逸摆起头来,“恭贺皇叔生辰,此曲应是人族那边的失传名曲——凤凰涅,是我为皇叔特意寻来的贺礼,不知皇叔可还喜欢。”
风刃微微点了点下巴,“此曲不错,听得出,谱曲之人心有大抱负,经历磨难不改初心,相信总有展翼之时。不过,”他左右环顾一周“你不是借了我的碧桐去吗?怎地不见你用。”
“皇叔,我手上的这一把呢,是名琴焦尾,传说中栖过凤凰之木所制,我觉得它和此曲最为相衬,便一并寻了来,送给皇叔。”
“我说,本王的碧桐呢?”风刃见风天逸左顾而言它,心里隐隐感到不详,又追问了一遍,“碧桐吗,好像我在外面练曲的时候,不小心遗失了。”风天逸低低得说。
“风天逸!”风刃这次真真气炸了肺,伸手揪住天逸的领子,他怎么能,他怎么敢,别人不知道,难道他风天逸还不知道碧桐对他意味着什么吗?
那是茵梦唯一留给他的东西,唯一的!
“风刃,你在干什么,你不要忘了,我才是羽族的皇!”被叔叔揪住衣领的风天逸并没有向风刃以为的那样,像小时候做错了事的时候那样,他反而高高昂着头,一边斥责一边去掰风刃揪着他的手。
‘我真想打死你这个臭小子,’风刃没有放手,反而动了真气,就在这寿宴之上,百官面前与天逸过起招来。
一番争斗下来,风刃心头郁气散了不少,眼角撇见雪凛身后,裴钰正在暗暗给自己打手势,他晃个虚招,让雪飞霜好挡住两人。他狠狠瞪了风天逸一眼,不待雪飞霜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王爷,眼线回报,碧桐并没有遗失。”裴钰小声禀报。
“知道了。”风刃闭上了眼睛,‘风天逸,你到底在想什么,从什么时候起,我竟然觉得看不透你了。’
…………………
今天天逸把皇叔气了饱~回头皇叔怎么惩罚你,我们可都不拦着!

评论(8)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