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6(刃逸)

“你说,易茯苓昨天晚上独自出去过?”风天逸听到宫人再次回复,不自觉皱起了眉头,‘皇叔,应该已经出手了。这一次,可不能让她再把碧桐摔了。’“去把杜若飞叫来。”
“主上,您找若飞?”杜若飞很快来到羽皇陛下面前。
“若飞,我需要你办一件事。”
“主上请讲。”
“我要你,陪易姑娘去找她的父亲。”风天逸左手姆指托着下巴,食指在唇下滑动“我记得,应该是菁英会的那个羽还真把他救出来的,这段时间吗,应该不是在羽还真的家就是在易茯苓的家,你开着飞车,带她都去找找,如果找到,就把她留在她父亲身边,如果没有就把她送回来,但是记得,无论如何,皇叔寿宴之前,不许易茯苓回到南羽都。”
“属下遵命!属下这就去安排,明日出发?”杜若飞领命。
“不急,”风天逸慢慢在嘴角勾出一个笑容,“怎么也得先配合着皇叔,把该演的戏演完。”
他转头吩咐来送信的宫人,“把易茯苓给我盯紧了!这几天,不许她一个人出去。”
 
却说易茯苓莫名其妙得被人预约成了耳朵也没太往心里去,南羽都得天独厚,气候虽然变化无常,但大体上植物四季都可以正常生长,她种得十几盆花中,有几盆已经开了,但是易茯苓怎么看,都觉得是些平常的小花,没有什么出色的。
而风天逸几天忙得不见人,杜若飞陪她聊天的时候提到,好像是有了她父亲的消息,但是南羽都摄政王经营已久,羽皇左右受掣,消息并不确切,让她耐心等待,她更是心中急躁,把什么耳朵的事抛到脑后去了。
这一日她闷闷回到青荇堂,不想青荇堂里竟站着个紫衣的男子,那人抱着把琴,背对门站着,看上去好像在等她。
“你是?”
“你失约了。”这个声音低沉语气却有点轻佻的声音一响起,易茯苓便知道是谁了。
“是你呀,可是,我并没有答应你什么。况且,我还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男子抱着琴转过身,他睥了一眼易茯苓,答道“我叫南风,是这宫中的琴师。”说到此处,南风好像想起了什么,把他本就抬着的头又抬高了几分“摄政王好音律,他都要给我几分薄面。”南风说着,抱着琴踱起步来,“而我特意来抚琴与你听,既不领情,那就算了。”话音一落,便要往宫门走去。
“等等”易茯苓叫住南风“刚刚是我言语有失,冲撞了公子,是我今日心烦意乱,若公子不介意的话还是为我奏一曲吧。”
南风闻言也不说话,只把琴抱在桌边一放,就自顾的弹奏了起来。他弹琴之时分明极为动情,一双凤目中似有水气弥漫,一曲终了,他问到“如何?”
易茯苓自是绞尽脑汁将这琴曲夸了又夸,还随口讲了一个悲伤的情境,南风却十分受用。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易茯苓心中隐隐有个念头,便问道,“这首曲子叫什么?”
“茵梦,万事因梦而起,因梦而灭,但梦又如何,大概只能是独自破碎了。”
易茯苓见他说的动情,便对他说起这曲子太过,与情与琴皆有伤,果然,南风弹完此曲再抚琴便崩断了琴弦。
南风见此,便道与易茯苓投缘,要卖个人情与易茯苓,他说明此曲“茵梦”是摄政王的最爱,如果易茯苓可以学好“茵梦”,在不久之后摄政王的寿宴上演奏出色,摄政王什么要求都能答应。
“真的吗,真的什么要求都能答应吗?”易茯苓听到此处,不由追问。
而南风面容一肃,答道“即便是你要他的项上人头,说不定他也会给你。此琴留与姑娘,告辞了。”说完不待易茯苓反应,自顾走了。
“南风”走出青荇堂,却见裴钰杵在宫门处,捂着脖子,两侧竟站着向从灵和雨木瞳,“王爷~”风刃一怔,随即风天逸的声音便从他背后传出来。
“我倒不知道,皇叔什么时候好了南风~~”
风刃慢慢转回身去,羽皇陛下正站在他身后,一身明皇皇服,青荇堂的烛火光亮将他身后照得一片光亮,好像他整个人都在发着光。他静静地站在那里,风刃看不太清他现在的表情,但能感觉到他正在盯着自己,这个眼神让风刃竟生出一种错觉,好像风天逸是一个猎人,而他,才是那个猎物。
风刃只怔了一瞬,便立即稳住了心神收敛表情,他把下巴又抬高了一分“怎么,本王好不好男风,也在陛下的关心之内?我还以为,陛下只关心些练武耍鞭子的事呢。”
“皇叔言重了,皇叔误会了,”风天逸向风刃靠近了一步,让风刃能看到他脸上真诚地笑容,“我刚刚来找易姑娘的时候听到有人抚琴,一时听得入了神,忘记了和皇叔问安,皇叔安好。”风天逸笑容满面地转移了话题。
“莫名其妙,裴钰,你也是听琴入了神,不小心撞到陛下鞭子上了?”风刃示意裴钰说话,却又被风天逸截住。
“皇叔,不管裴钰的事,是我误会裴钰要撞人族太子妃的寝室。”风刃回头紧盯着风天逸,“你这话,什么意思?”
“都说是误会,能有什么意思~”风天逸两手一摊,“就是皇叔,侄儿有一事相求。”
风刃从他的笑容中什么也没有发现,他将衣袖一摆“讲~”
“侄儿也想给皇叔弹琴助兴,只是这寻常的琴入不了眼,想借一借皇叔的碧桐, 不知......”
风刃听得此处,甩袖便走,只留下一句“你自去取!”
风天逸看着风刃走远,脸上笑容一点点加深“一般的琴,怎么配得上本皇,独皇叔的碧桐,独一无二。”
------------------------
其实天逸在边笑边说话的时候,脑内的活动一直是这样的‘嘿嘿嘿,大领子~~~’
嘿嘿嘿,蠢作者打台词的时候又刷了一遍紫衣皇叔的大领子,真是色气满满呀!

评论(11)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