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5 (刃逸)

经过了这日的变故,南羽都又渐渐平静了下来,羽皇风天逸的回归,就像是在平静的湖水中投入了一颗石子,虽然激起了圈圈涟漪,但石子终究会沉入湖底,湖面会重新恢复平整。
摄政王在停朝三日后再次临朝摄政,依然是一派独断专行独揽大权之势。
而不知不觉间,易茯苓也已经在南羽都待了半月有余,期间她几次想走,都被风天逸用种种理由留了下来,而雪飞霜也在几次接近易茯苓未果后不在动作,转而紧盯风天逸。
一切都好像和风天逸回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其中的暗潮汹涌恐怕是这澜洲羽族最尊贵的几个人都不能完全看清的。
当然,这一切的一切,在我们智珠在握的羽皇陛下心里也算不得什么,对风天逸来说,这段时间可以算是他成年以来灵魂最为平和幸福的时光,每天白天上朝,静静地盯着皇叔那张明艳摄人的面孔看上一眼,足以平复他内心中一切的焦燥。
若飞没有死,时钟花已然结出了花苞,将要开放,最最重要得,他不再是那个没有翼孔,没有退路,而且正在被求不得地幼稚恋情冲昏了头脑地羽皇。他只要再等一等,瓜熟自然蒂落,水落自会石出。
在这样一个晚上,清风明月,微风徐徐,风天逸睡下没有多久便被时钟花神入梦,得知了一个被有心人篡改了数万年的秘密,羽族人凝生双翼的真相。
而在花神入梦的同时,风天逸种下的时钟花种子终于开出了第一朵花朵,花开的刹那便有一片似有似无的香气四散飘出,那一晚,无数皇宫内外的羽族梦到了自己人生日最最甜蜜地日子,也有人,从美梦中醒来,再也无法入睡。
 
易茯苓却是梦到一个从未见过的男人,那人她明明从未见过,但易茯苓心里却觉得他那么亲近,那个男人气息恹恹似乎命不久矣,却仍挣扎着向着易茯苓轻声说着莫名地话,“找到我,找到我......”易茯苓见他满身是血的样子,心中一疼,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易茯苓醒来之后定了定神,心里回忆着那个梦,猜测它是不是什么预兆,耳边却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奇妙乐声。
易茯苓自觉一时睡不着,又好奇心发作,便顺着声音慢慢找寻过去,来到一处宫殿,她仔细分辨乐声不觉走入了宫殿之中,只见那宫殿内有不知何处引来的活水悬在梁上,自成一道水幕,她听到的音乐却是水入杯中,发出的叮叮之声交织作响,那水幕前有一锦衣男子正背对殿门而坐,似是在欣赏这乐声。
易茯苓见这男子心下一忽,想起那梦中的不知名男子,心中慌乱脚下一滑,踢到一处金属立柱,音声大作,把水滴之乐生生打断了。
“你知不知道,你打断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那男子察觉到了人声也未转身,只是出声斥责,易茯苓心中有悔,忙不迭向他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男子这才站直了身姿,回过身来。易茯苓向那人看去,发现那位男子大约四十岁不到的年纪,生得剑眉星目,脸庞白皙光洁又棱角分明,鼻翼高挺,薄唇紧抿,下巴处淡淡一道美人沟,实在是她见过的最最好看的人之一。‘这人的样貌,倒和风天逸有一两分相像~’易茯苓中惊艳,但有了羽皇陛下打底,到底没再脱口说出什么“你真好看。”之类的话,她为了抵消心里的尴尬,忙找些不着边际的话题打岔......
(此处省略原剧情对话)
见到易茯苓离开返回青荇堂,裴钰又去取了安神的汤药,方返回宣勤殿复命。
风刃不喝那药,却用手轻轻去敲那汤碗,“这个易茯苓,有几分意思,我听霜城那边传来的意思,白庭君将她视为珍宝?”
“是,”裴钰回道“在星辰阁的时候,白庭君几次为了维护她不遵禁令,最后几乎命都要赔上,但是很奇怪的是,白雪下令将她封为太子妃,白庭君好像并不感念。”
“天逸那边呢?”
“羽皇陛下那边明显是想扣着不让她回人族,但是这段时间从来没有单独和她见过面,一直都是宫人在旁侍候,而且话题多是戏弄打趣,陛下一直管白庭君叫你的庭君哥哥,易茯苓也从未否认过,显然对白庭君有情。”
“郎有情,妾有意,却偏偏硬挺着太子都不做了,天逸怎么留她的?”
“听宫人回复,似乎是白庭君有什么不妥,陛下承诺可以帮他们想办法。”
“哼,他自己的毛还没有长全呢,还能操心操到人族去了。我看他真是太平日子过够了,该给他找点事做了,行了,你去吧。”风刃挥了挥手,示意裴钰退下。
“王爷,您药还没喝。”
“喝什么安神药,本王做得,是个美梦。”风刃闭上眼,掩住目中涟漪,“挺好的,她已经很久没有入本王梦中了。”
“王爷,王妃她见您..”风刃一抬手打断了裴钰没出口的话“你不必说了,这些话你们日夜在本王耳边唠叨,这次我好不容易梦到茵梦,她竟然也和本王叮咛,说是她只盼得我续上断了情缘,方才心安。可是,”风刃仰天四顾“失了她,还那有人能让本王放在心上呢~~~”
 ----------
蠢作者滚来更新了~~~
从这章开始改剧情走向了,时间线什么的可能会打乱,然后,设定控无药救的作者一定要说,时钟花的花语是:爱在你身边和高贵~~~
噢噢,皇叔你真是苏死了!
最后依然是,欢迎捉虫!

评论(7)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