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3(补完)刃逸

哪杯酒烫过肺腑,曾换他睥睨一顾。
睥睨(pì nì)最初是指 古代皇帝的一种仪仗。后来有斜着眼看,侧目而视,有厌恶或高傲的意思。
皇叔出场噢噢噢~
ready go
“天逸回来了?”裴钰护送完羽皇陛下,又把易茯苓安置好,回到宣勤殿向摄政王复旨,而羽族的摄政王风刃还在连夜批改奏章。见裴钰进来,风刃抬起头说了一句,又重新把目光移回手。
“我们的羽皇陛下长高了没有呀,”风刃眼睛不离奏章,漫不轻心的问道。裴钰听到摄政王问的话,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赶忙向风刃行礼,对风刃说“王爷,陛下长高了不少,不但身子长高了,我观陛下的风姿气度都高贵出众,为我羽族表帅。”
“哼~”风刃哼笑一声,将奏章轻轻一抛,倚在他的宝座之上,“你倒真敢说,这整个南羽都,我看除了我们的羽皇陛下,就是你的舌头长,连雪大人都没有你敢说话。”
“微臣不敢!”裴钰连忙低头解释,“这次陛下带回人族太子妃,着命属下好生安置,还严命属下看顾好,不许不三不四的人接近。言谈之下大有深意,微臣愚钝,实在猜不透陛下的用意。”
“哦~~”风刃伸手揉了揉脖子,“不过就是些小孩子家家的把戏,能有什么用意?”
“可是,”裴钰口中支吾着
“说~~”
“是,属下观吾皇言行,并不像是对易茯苓有男女私情。”裴钰将自己的想法说给风刃知道。
“羽皇的喜欢,岂是你们能看出来的。”风刃笑笑,“行了,你下去吧,本王要休息了,难得羽皇陛下回了朝,我要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后天,大后天的早朝我就不去了,你传令下去。”
“是,”裴钰领命,转身欲退下。
“等等,”风刃抬了抬手,指指桌上的奏章,“明日上朝,把这个送去,我倒要看看我的好侄儿,有多么风姿气度出众......”
---------我皇上朝分割线------------------------------
“雪肃,你还有什么话讲”风天逸将宫人呈上来的奏章摔在地上。
“启禀陛下,微臣冤枉啊。无论是兴修水利还是修建栈道,微臣都是兢兢业业,克勤克俭,从未有收受贿赂,靡费公帑之事。还望陛下明查呀!”
风天逸看着玉阶下不停叩首的雪肃,不怒反笑“明察,未央渠工程历时三年,耗废钱数无数,你这个名字起得好哇,未央,你打算给我未央到什么时候?负责工程的鹤迁,鹤(打不出来)两兄弟,跟你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他们在地方上作威作福,光是收到的弹劾就有几十本之多,你说你毫不知情?你告诉我你是冤枉?”
“微臣知错,请陛下恕罪,陛下恕罪呀~~”雪肃只是不停叩首,而站在一旁的雪凛却施了一礼,说道“启禀陛下,堂兄天性纯良易受小人蒙蔽,臣请陛下看在臣的面子上,从轻发落吧。”
羽皇陛下看着雪凛一幅有恃无恐,轻拿轻放的架势,真真是显得那么的可爱,可爱地让风天逸不禁想答应他了。
“雪大人说笑了,自古以来这朝堂上只有君和臣,没有兄和弟,不过雪大人功勋卓著,我倒是很想给你这个面子。就是不知道按着你雪大人的意思,该怎么个从轻发落呢?”
“嗯,”雪凛噎了一下,“依微臣的意思,不如罚俸三年,免去一切职务,以儆效尤。”
“好一个以儆效尤,雪大人深知我意,只是我看罚俸三年太多,毕竟雪肃尚有一家老小。就改做校场罚鞭好了。”风天逸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我看也不用多,每日三鞭,抽足七七四十九鞭好了~~退朝!”
风天逸转身要走,却又好像想起了什么“对了,行刑恐怕还要麻烦雪大人,如果雪大人实在公务缠身,就去摄政王那里请裴钰代行好了。”
羽皇陛下伸手摘下了他腰间的鞭子“刑具吗,就用本皇这根好了~”随着风天逸的话音,羽皇陛下平时从不轻易离身的鞭子重重地落在了雪凛的脚边。
“去给本皇找个最好的花盆来,本皇要种花~~”羽皇的身影从朝堂上消失,只是隐隐地,好像还能听到他对雨木瞳吩咐着什么,留下朝堂上一干人等,面面相觑。
“哈哈哈哈~~”风刃接过裴钰双手呈上的鞭子“真是个小孩子脾气,动不动就要拿鞭子抽人。那有什么风姿气度~”他把天逸的鞭子在手里掂了一掂,又递给裴钰,“传旨下去,雪肃督管不利,即刻革职,并罚俸一年。”
“至于这鞭子吗,你去问问雪大人,他要是没时间,你就帮他代劳一下吧。”风刃坐回玉座,抬起桌上的酒杯,“不过你一向没轻没重,这次可要仔细着点,别要了我们雪大人的命!”
“属下遵旨。”
………………………………………………
伏黛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冷cp怕什么,只要人人都是庄稼人,世界会变成温暖的春天!!
另,我记得我皇的鞭子是有名字的,哪位骨科小伙伴记得,麻烦告诉我一声,谢谢

评论(17)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