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2(刃逸/逸刃 风天逸x皇叔 骨科)

一夜无话,第二天清晨,羽皇陛下从昏睡中醒来,又把思虑过多睡着的易茯苓打了起来,两人开始一边养伤一边慢慢向南羽都行去。
而在霜城这边,白庭君水月刑加身,被逐出霜城,彼岸花追随他而去。(原剧情)

几天过后,羽皇陛下的伤大好,每天加倍戏弄易茯苓,易茯苓为了他承诺的帮助敢怒不敢言,心中暗下决心,以后一定加倍报复。
“喂喂 ,臭丫头,你在哪儿运什么气呢?是不是又在心里偷偷诋毁本皇,我可告诉你,你那庭君哥哥的小命能不能保得可都在本皇一念之间。”风天逸问道“这里离南羽都还有多远?”
“嗯,这个地方就是回南羽都的必经之路,我估计,再走个三四天就差不多了。”
“是吗?”‘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了,能不能成功,这几天便要过这第一关。’“那你听好了,从现在开始,本皇要你往东,你不许往西,叫你跑,你就绝对不许停,听见了没有?”
“哦。”易茯苓有气无力的拔着火堆。
羽皇陛下则在心里算着时间,是今天,还是明天?忽然他隐隐听到远处好像有人走动。
“快,把火熄了。”风天逸心头一紧,一把揪起易茯苓,踢灭火堆,两人躲到不远处观望,不一会,从远处跑来一个身影,正是箐英会的杜若飞,杜若飞看了一眼刚刚熄灭的火堆,嘴里喊着“主上,”开始在四周寻找。
“吃了它,”风天逸把一截天空草塞到易茯苓嘴里,“你在这儿不要动,一会儿,我自己出去。只要我一喊跑,你就往我的反方向跑,听清楚了没有,如果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好,你就死了嫁小白脸的心吧。”风天逸威胁完易茯苓,又稍稍转了个方向,从藏身的地方走了出去。
“若飞,你们还好吧?”天逸一边向若飞走去,一边又从身上摸出了一截天空草,拿在手里。
“主上,唔~”杜若飞刚刚张口,便被风天逸塞了一口草,(黑人问号脸??)“嗯,我们都没事,我们已经通知了摄政王,迎接主上回都,哎,主上,你抓着我做什么。”
“做什么?保你的小命,”风天逸已经看到了天空中隐隐的翅膀,更远的地方,好像还有星辰号的影子。‘风天逸呀风天逸,你不是要自己改变命运吗,这一次,你一定不会再失败。’
“跑!”风天逸拽紧了杜若飞,忽然大喝一声,迎着还没有出箭的羽族,借着天空草的药力,飞快的向星晨号跑去,同一时间,易茯苓听到风天逸的信号,向着反方向逃走。
雪凛派来的人没想到出现这种变故,稍一犹豫,再转向想要射杀风天逸却已经是来不及了。瞬息之间,星晨号便驶到眼前,将这些逆贼杀了个干干净净。
“主上,这怎么回事,为,为什么会有羽族胆敢伤您?”杜若飞已经惊得语不成句,刚刚停下机械奔跑的节奏,又被一惯高高在上的羽皇陛下抱个满怀,简直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人生了!
风天逸将杜若飞紧紧抱了一下,平复了一下喜悦的情绪,便又若无其事的推开杜若飞,转向正在降落的皇家飞车站定摆个驾驶,又吩咐他“去,让那个兔子一样的易茯苓别跑了,赶紧给我叫回来,让她随本皇回南羽都。”
星辰号缓缓落下,果然是裴钰带着一众羽族,裴钰向羽皇陛下行过礼后道“微臣来迟,陛下受惊了,恭迎羽皇陛下回朝。”
‘马后炮,指着你,本皇的侍卫都三缺一了。’风天逸没有理他,冲着刚刚跑回来的易茯苓和杜若飞转一转头,甩手走上飞车。
裴钰默默跟在羽皇身后,偷偷打量着这位几年未见的陛下,陛下真的长大了,举手投足都十分和谐高贵,但是这次突发他大闹人族封妃大典的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打乱了摄政王的部分计划。他提前返回南羽都,不但摄政王没有准备,雪凛这次也慌了手脚,竟然提前发动刺杀陛下,好在自己来的及时,陛下毫发无伤(看把你脸大的!!)不过,这位陛下从小骄纵,摄政王把他送去星辰阁也是考虑他脾气火爆,要磨一磨他的性子,不知道现在他脾气如何,能不能忍得住火气。要是还是和从前喜欢一样蛮干,不知道摄政王又要多费多少心力。
“跟我回来的那位姑娘,是人族的太子妃,白庭君的心尖子,你把她妥善安置好。”风天逸转过头来,盯着裴钰,一字一句的说“记住,是妥善安置,不要让不该见的人见到她,也不要让她见到她不该听到的话。”
“是。”裴钰应道,心中奇怪,陛下说话竟有了几分王爷的气势。
“嗯,你下去吧,本皇要休息了。”
~~~~~~~~~
咩咩咩,二更~~~看到这里的骨科朋友们,如果喜欢请点点小心心。我滚下去继续码~~~
另,时光这个名字的来源是B站上一位大大剪的《沧海映雪歌》中的歌词“风霜冷冽他眉目,时光雕琢他风骨”

评论(10)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