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弦

时光 1 (刃逸 风刃*风天逸 剧情向)

羽皇盛世美颜,皇叔妖艳有双,已经把我迷到神智不清,入坑晚,自产粮,剧情向,亲娘,力争大团圆

设定控,因为自己预计会比较长(乐乎上其它文),为了怕有不可抗力坑先说一下大体设定与结局
绝对骨科,刃逸/逸刃等着进行到要开车再说。
大致剧情是天空城BE版风天逸白头之后误入一处山谷,看到了一种他好像见过的花,然后晕过去,有一个女子对他说,自己是时钟花花神,因为不满星流花神为一已之私任意干涉澜洲、人羽两族,愿意给风天逸一个机会,让他回到一切还有机会改写的时候,改变所有不该发生的悲剧。她让风天逸带回一颗时钟花的种子,以时钟花开遍南羽都做为对她的回报。
然后时钟花神还向风天逸许诺三个神迹,“种出时钟花;保住名琴碧桐;让时钟花神的命定之人得到幸福”只要天逸做到这三事件,就会有相应的神迹出现,帮助他实现愿望。

私设有  风天逸其实在时光扭转之前便已经放下易茯苓转而爱上皇叔,只是叔侄血亲让他无法踏出半步,只能谎称寻找易茯苓不回南羽都
单引号都是脑内独白
希望还有人看吧

…………………………………正文……………………………………………
“那就让我回到,一切还有机会的时候。”

“风天逸,风天逸,风天逸!”
‘好吵,是谁这么大胆敢直乎本皇的名字。’天逸强撑开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的出现了一个晃来晃去,大喊大嚷,而且完全抓不住重点的小丫头。
现在是什么时候?天逸没有急着搭理还在叫的易茯苓,他感觉了一下,没有羽翼,但是也不是失去羽翼之后那种如影随行的失衡感,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想起来了!这是他和白庭君救易千机失败,被追杀掉下悬崖的时候。
“白痴,哭什么?我还没死。”天逸看着满脸惊喜向他跑过来的易茯苓,握紧了手里多出来的种子,又一次昏了过去。‘一切还有机会......’
等风天逸再一次醒来的时候,易茯苓已经勉强帮他包扎好了伤口,正独自躲在火边哭泣。羽皇陛下看着这个他曾经真心爱过的人族少女,她现在还没有爱上自己,她还在为白庭君杀了她的父亲还哭泣,可是,天逸还是情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原来,我真的回来了,这一次,我要自己把握自己的命运,不要再被所谓天命玩弄。’
“风天逸,你醒了!”易茯苓听到天逸翻东西的声音回过头来,“你在找什么?”易茯苓看着勉强起身查看随身暗袋的风天逸,“我晕过去之前手里的种子呢?”“什么种子啊,你命都要掉了还在找?我给你放到药囊里了!”易茯苓偷偷擦干了眼泪,好奇的看着风天逸秋翻找。“算你个臭丫头聪明,这个东西要是丢了,不但本皇,你的小命,天下间万万民众的小命搞不好都要丢掉。”天逸终于找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得意的抛着手里的瓶子,对易茯苓说“看在你没有毁了天下万民一线生机的份上,本皇就大人大量,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什么好消息?”易茯苓呆呆得看着羽皇陛下那张忽然亮起来的脸,这个臭羽皇,刚刚明明还一副不久人世的表情,就这么一会,他就抖了起来,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这个好消息吗,有两部分,一部分呢是关于你的庭君哥哥的,一部分呢是关于你爹的,你想先听哪一部分?”风天逸还在翻着药囊,看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他开始有闲心捉弄起易茯苓来。
“我爹!你什么意思?”易茯苓眼神暗了下来,她又想起了父亲死在白庭君箭下的那一幕。
“你爹应该没有死。”“什么!”易茯苓一下跳了起来。“你说真的。”
“那当然,本皇的话你还敢怀疑?”“可是,明明......”“没有什么明明,你这个臭丫头脑子笨,耳朵也不灵,你当时在霜城吓破了胆子,本皇可惊醒着呢,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你的庭君哥哥在那边大喊,茯苓,茯苓,你快放开他,他不是你爹。”风天逸学着白庭君的声音“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反应,我看他才抢了把箭射的。”
“真的吗?那个死的人不是我爹?”易茯苓在火边转来转去,“那,那就是我们误会庭君哥哥了!”
“哎哎,只有你啊,本皇可没有”风天逸嘴硬道。
“那,那,你说那个好消息,就是关于庭君哥哥的,就是我们误他了吗?”
“只有你!”风天逸又强调了一遍,他吃了随身带的伤药故意停了片刻“笨丫头又猜错了,你看你这个丫头,又笨,长得也一般,又不是什么大贵族”“风天逸,你到底要说啥?”易茯苓瞪大了眼睛,要不是风天逸救了她一次,又有伤,早就跳过去打他了。
“我的意思是,你和你庭君哥哥的婚事,我从来只听说你们这种身份相差悬殊的小情人被长辈强行拆散,从来没有听说有女皇上赶着太子娶个他不想娶的平民的,你就不想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易茯苓愣了一下,她缓缓的说“我和庭君哥哥从小就在一起,他对我那么好,我对他也,我进星辰阁就是来找他的,可是,可是他说他不想娶我~”
“他是不想娶你,娶了你,又碰不得,闹不好,还要搭上小白脸一条小命,这种赔本的买卖谁也不会干呀。”风天逸老神在在的翻着火堆,“小白脸子,没心眼子,白庭君这个二傻子被人下了蚀骨钉,还发誓一生一世只以兄长的身份守护你,决不有非分之想,否则千刀万刃,蚀骨噬心。皇冠落地,众叛亲离,孤独至死~”
“什么?”易茯苓被这个消息惊呆了,“怎么可能,为什么,什么人要这么害庭君哥哥?他,他,这种誓言,他为什么要答应。”“估计他答应的时候自己的毛都没长全,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男人对女人的非分之想吧~”风天逸随口嘲笑白庭君,忽然又怔住,低下头不再说话。

“那,那,那怎么办。”易茯苓今天已经经历了太多大喜大悲,她的脑子已经满了,她在火边机械的转着圈,“风天逸,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你,你有没有什么办法?”她忽然回过神来,冲到天逸身边,紧紧抓住他的手。
“你干什么,松开松开,”羽皇陛下毫不客气的打开她“羽皇的消息渠道,岂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告诉的。至于你这个人族太子妃吗,只要你能乖乖得按本皇的话去做,我保你顺顺当当当上人族皇后,给你那庭君哥哥生一窝小白脸子。”
“风天逸,你又胡说八道!”易茯苓被他气得跺脚,心里又是羞涩,又是期待。
“行了,别磨叽了,快去多找点柴火,好好给本皇守夜,本皇重伤未愈,正是你表现的时候,等到本皇回了南羽都,你挤都挤到不本皇眼前,到时候,本皇也不一定还能想着帮小白脸子解毒的事了。”
“你!”
风天逸沉沉睡去,留下易茯苓一个人心中惊喜交加,守着火堆静静出神。“千刀万刃,蚀骨噬心。皇冠落地!众叛亲离!孤独至死......”

评论(8)

热度(79)